<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批發市場閉市52天后

    田國寶2022-05-08 17:38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田國寶 5月7日凌晨2點多,與北京接壤的河北燕郊逐漸歸于沉寂,林靜趿拉著腳步從東貿服裝城走了出來,蓬頭垢面,兩眼無神。

    自3月13日因新冠肺炎疫情封控閉市后,這是林靜第一次進入東貿服裝城,這一次,她不為開市,而是準備撤離。

    5月4日,管理方通知商戶,東貿服裝城將繼續閉市整改,5月5日至7日,商戶可以進場收拾和搬運存貨。

    5月6日中午,林靜進場整理檔口內的服裝,由于一整天都在下雨,只能在市場內打包好再用推車拉出來。在東貿閉市的52天里,林靜價值幾十萬元的春款服裝被封鎖在市場內,沒有賣出一件。

    十幾個小時里,她沒有吃一口飯,沒有喝一口水,甚至沒有上過衛生間。收拾完東西,看著曾經奮斗了5年的攤位,林靜沒忍住,捂著臉蹲在地上,嚶嚶地哭聲在黑暗的長夜中蔓延。

    5月5日到7日,也是東貿商戶最忙碌的三天,如同5年前,從北京動批、大紅門等批發市場來到燕郊東貿一樣,他們再次面臨著人生抉擇:留下來轉型,還是選擇到其他城市的批發市場。

    連夜搬貨

    5月6日一早,燕郊淅淅瀝瀝下起了雨,在東貿服裝城西側停車場中,隨處可見成堆打包好的服裝,有的用塑料布蓋著,有的就裸露在雨中。商戶們還在陸續從西門冒著雨推出一車車服裝。

    每包服裝30-50斤重,小的商戶打包出來十幾包,大的商戶打包出來的有幾百包,能裝滿滿一大卡車。連同貨物一起被從商場運出來的還有柜臺、椅子、試裝鏡子、衣架等物品。

    停車場的四周停放著幾輛京東、順豐等快遞的廂式物流車,貨拉拉、德邦物流的面包車,以及大大小小臨時攬活的大卡車、三輪車、板車,雨勢很大,有的商戶把包裝袋撕開一個口子套在身上當雨衣。

    1

    按照報名順序,商戶被分配到上午、下午和晚上不同時間段來搬運庫存,根據商戶提供的分配表,5月5日及6日有1500多名商戶分批進場,5月7日為剩余商戶及存貨較多商戶收尾。

    林靜被分配到5月6日下午,她一早就來到停車場入口處,“成宿成宿地睡不著,十幾萬的貨壓在商場內取不出來,過季了就都砸手里了”,林靜說,她在東貿被封控取不出來的貨中,有七成是春款服裝。

    每一個商戶想要進商場,先排隊登記,然后領取一張胸卡,憑借胸卡進入商場取貨,沒有胸卡的禁止進入。中午時分,辦理完入場胸卡后,林靜和同伴進入商場收拾服裝,一直持續到5月7日凌晨2點多。

    當林靜在商場檔口收拾服裝的時候,劉霞對著家里滿屋子服裝一籌莫展,5月5日上午,作為第一批入場商戶,她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后,在晚上將所有服裝拉回了自己的家里,“都沒有下腳的地方了”。

    由于時間緊迫,在商場內基本沒有太多時間整理,所有的服裝都被囫圇吞棗塞進編織袋中運到停車場。在停車場內,把所有的貨物倒出來,重新分類整理,再重新打包,“你看吧,都是春季款,現在夏款都上市了,誰還要春裝呢”。

    “不可能去其他地方了”,劉霞說,雖然天津、永清和固安等地的批發市場向東貿的商戶伸出橄欖枝,但她已經在燕郊安家了,只能繼續留在燕郊,“不行也學別人直播帶貨吧,現在也沒辦法”。

    東貿分為東西兩個區,西區的商戶出入口在西側停車場,東區商戶出入口在東側停車場。不下雨的時候,商戶們可以先把貨物運到停車場整理,網上訂購的物品,可以直接打包好交給快遞,剩余分類整理。

    雖然東貿服裝城管理方給出的消息是停業整改,但經歷過動批搬遷的商戶們明白,東貿作為服裝批發市場或將成為歷史。除了像劉霞這樣離不開燕郊的商戶還希望東貿能重新開業,一部分商戶已經開始另謀出路。

    尤其是年輕的商戶比較干脆,他們把服裝打包好,直接通過物流或其他途徑發貨到了天津武清、固安、永清等地的服裝市場,繼續從事老本行。他們中多數認為,東貿再次開業的幾率不大了。

    1

    對未來的出路,多數商戶還沒有想好,走一步看一步是普遍心態,雖然只有五年時間,但這個小城同樣給了他們太多不舍和留戀,而且很多人已經在燕郊結婚生子,要想離開,沒有那么容易。

    一些大商戶在東貿寫字樓有辦公室和庫房,這些商戶暫時將攤位的存貨運到了庫房中;也有一些商戶臨時在附近的灣仔天街租了商鋪做庫房;存貨相對較少的商戶則把自己的居所當做了庫房。

    錯失旺季

    3月13日,燕郊在新一輪全員核酸中發現5例陽性病例,全部來自東貿服裝城,包括此后陸續發現的共計14例也均與東貿服裝城有關。13日當天,燕郊全城封控,東貿服裝城也被貼上封條。

    “那個時候大家都進了大批的貨,市場封了,貨取不出來,有客戶拿貨,我們也發不了”,劉霞說,4月初燕郊封控解除后,東貿市場并沒有恢復營業,“里面的貨也拿不出來,新進來的貨只能放倉庫或家里”。

    通常,春節后春季的服裝就開始鋪貨了,3月是春裝的出貨高峰期;4月夏裝開始鋪貨,5月正式上市銷售。3月13日東貿被封時,正處于春裝熱銷階段,每家商戶在市場內都積壓了大批春裝庫存。

    1

    “現在拿出來了,但夏季款都上市了”,劉霞說,她還沒來得及統計積壓的春裝價值多少錢,初步估計,至少有20萬元的貨,“我們這是小的,有些大商戶,積壓上百萬的貨”。

    林靜也沒有具體統計過積壓了多少貨,“四五十萬肯定是有的,眼前指定是出不去了,秋天和明年春天能出一些,但你這已經是老款,不流行了,賣不上價格,就等于廢了,最后多少錢都得出”,林靜說。

    林靜說,干了十幾年服裝批發生意,從來沒像現在這么絕望過。2017年從動批搬來東貿時,雖然很不舍,但也沒有像最近兩個月如此煎熬,“兩個月了,就沒有睡過一個完整的覺,頭發掉的別提了”,一邊說,一邊擺手。

    情緒穩定后,林靜拿出手機翻看她以前的自拍照,一邊翻看一邊感嘆說,做服裝生意的,打扮都比較時尚,很難看出實際年齡,“但現在你看看,我這頭發也不知道幾天沒梳了,臉上包一個挨一個,都能湊一桌酒席了”。

    讓林靜煎熬的不僅僅是幾十萬的存貨,還有被耽誤的生意。生意好的時候,她一天流水能達到5萬到10萬元,一個月平均下來,少說也有三五十萬的流水,“不是跟你吹牛,哪個月凈利潤沒有五萬以上,你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干了十幾年的老服裝人”。

    而且,3月和4日是服裝批發的旺季,耽誤的生意和積壓的存貨,對每家商戶來說都是滅頂之災。劉霞說,她全部的積蓄都在衣服上,“這一屋子衣服如果都干黃了,姐就直接芭比Q了”。

    在市場封閉期間,部分商戶因為涉嫌銷售假冒偽劣產品,東貿市場的存貨被工商部門查處收繳。根據5月2日三河市公安局通報,有羅某、王某兩名東貿商戶因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另外,大部分商戶都在春節前后繳納租金和管理費,每個攤位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最火爆的時候,東貿服裝城租金一度超過20元/平方米/天,此后陸續下降至10元/平方米/天,疫情爆發后,進一步下降至5元/平方米/天左右。

    林靜說,疫情對批發生意影響較大,物流和快遞經常發不了貨,一旦錯過旺季,這一年基本就白干了。她去年底還從別的商戶手中接了一個攤位,折合下來,租金不到4元/平方米/天。

    “我們都是按年繳費,今年正兒八經連一個月都沒干”,林靜說,對整改持續時間、市場還開不開業、租金退不退等問題,東貿市場管理方也沒有明確說法,“反正告訴你,現在在整改,其他都不知道”。

    路在何方

    2017年11月是北京動批疏解的最后時間,彼時,先后有上萬商戶離開動批、大紅門批發市場,他們中的一部分來到燕郊東貿,也有一部分商戶到廊坊市區、永清、武清、白溝等地繼續從事服裝批發生意。

    2017年,也是燕郊批發市場興起的一年,先后冒出十幾個大大小小的批發市場,都在對外招商。但經過2018年整頓后,只有東貿被保留下來,其他批發市場均因消防不合格等原因關閉。

    無論與動批、還是大紅門相比,東貿作為服裝批發市場,規模已經大幅縮水,林靜說,東貿所有商戶加起來,也不到當年動批的五分之一,“好在離北京近,大部分北京做服裝生意的人都來這兒進貨”。

    競爭小又背靠北京巨大的消費市場,雖然生意沒法與動批時代相比,但大部分商戶的收入都還不錯,“燕郊本地上班,一個月最多五六千,我們檔口打工的小姑娘,哪個月收入不過萬”,林靜說,大部分商戶每月收入至少在3萬元到5萬元。

    突如其來的變動,讓包括林靜、劉霞在內的所有商戶都有些措手不及。“真的,我想過無數種可能,唯一沒想到就是今天的結果”,林靜說,當年從動批離開時,她沒覺得什么,現在從東貿離開時,她覺得天塌了。

    服裝批發是她一家人的主要生活來源,批發生意做不了了,未來怎么生活,她感覺一片迷惘。“好在還有一些老客戶,暫時還能湊合著過,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林靜說,她想過回老家,但親朋好友都勸她別回來,老家生意更難做。

    但留下來怎么做、做什么,她還沒有時間考慮,現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存貨處理掉。林靜在東貿寫字樓有一個庫房,從市場取出來的存貨,暫時放在庫房中,“現在還是希望市場整改完能重新開業”。

    5月7日,停更了近兩年,劉霞重新下載了抖音,并嘗試進行了首場直播,“說實話,對這些新技術玩不來,所以還得去請教小姑娘們”,劉霞說,最近大家都忙著往回運貨,過段時間她要學習怎么玩直播。

    對于為什么不選擇到其他城市的服裝批發市場開攤位,劉霞說,一方面因為家人都在燕郊,孩子也在燕郊上學,走不了;另一方面她感覺自己必須轉型了,從北京疏解,從動批搬遷到東貿,“你搬到固安,哪一天固安也關了,你到哪里去,只能說這個行業走到頭了”。

    不過,林靜認為,即便線上生意越來越好做,線下生意也永遠不會消失,“一件衣服,你看著好看,但穿著不一定好看;看著不好看,穿著也不一定不好看,而且網上和實際看到的也不一樣”。

    “對女人來說,逛街是一種享受”,林靜說,批發市場的優勢在于,在一個區域內集中了各式各樣的衣服,“這是任何一個商場都比不了的,太豐富了,不然為什么很多明星也喜歡逛動批呢。”

    她說,批發生意還能做,主要看怎么做,“北京的動批疏解了,很多奧特萊斯不還在嗎,也活得很好”,林靜對東貿的未來依然滿懷期待,“現在主要是市場方也沒個準信兒,我也腦袋疼,沒時間去琢磨”。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開發報道部主任兼高級記者
    主要關注房地產、產業園區、雙創及物業等領域。擅長深度報道和調查報道。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