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取消普職分流”為何是誤讀?還有啥問題新《職教法》沒解決?

    楊昇2022-05-09 10:42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1996年制定之后,時隔26年,首次進行了重大修改,于2022年4月20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四次會議修訂通過并正式公布,并于2022年5月1日起施行。最近全網關于《職教法》的討論很多,討論最熱烈、甚至引起全網沸騰的消息當屬新職教法“取消初中畢業后普職分流”的消息,這一消息于4月25日上了微博、今日頭條等多平臺的熱搜榜,微博的熱點如下,這個話題在微博的閱讀竟然達到了7.5億次。

    “中華第一刊”《半月談》官微也發布了消息:

    正當人民群眾為這個消息歡呼雀躍的時候,很多媒體又站出來說“取消初中畢業后普職分流”是誤讀。在大家莫衷一是的時候,4月27日,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陳子季在新聞發布會上澄清:“這(取消初中畢業后普職分流)其實是一個誤解、誤讀?!?/strong>

    陳子季進一步解釋道:在義務教育后的不同階段,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都要協調發展。初中教育以后要實行普職分類教育;高中教育階段和高等教育階段都有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要“因地制宜”,就是說不要搞“一刀切”,要允許各地普職比例在一定范圍內存在差異,各地可以根據區域社會發展的程度、本地產業發展的需要和現代職教體系建設的情況合理規劃職業學校和普通學校的招生規模。

    其實不用聽官方的解釋,只要看看此前出臺的一系列關于職業教育的政策文件,就知道新《職教法》肯定沒有取消“初中畢業后普職分流”,因為法律和政策是一致的,而政策的精神正如陳司長的介紹。

    下面,本文將從七個方面論述新《職教法》解決了的問題和沒有解決的問題,這七個方面分別是:


    一、以院校模式開展的學歷型職業教育的本質

    二、學歷型職業教育的難處

    三、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能平起平坐嗎?

    四、片面強調職業教育的公平會不會動搖高考的公平?

    五、新《職教法》立足于學歷型職業教育,對開放型技能培訓關注不夠

    六、當前教育的核心問題不是技能教育問題,而是如何在移動互聯網的干擾下教育好所有孩子的問題

    七、一些建議


    一、以院校模式開展的學歷型職業教育的本質

    我國是一個超14億人口的大國,2000年至2019年每年新生人口基本在1500萬-1700萬的區間內,新生人口大跌是這兩年的事,2020年新生人口1200萬,2021年新生人口1062萬。我們當前的教育機構解決的主要是1500萬-1700萬青少年的教育問題。2021年應屆高校畢業生人數是1076萬,這1076萬就是俗稱的“大學生”,這批畢業生按照年齡對應的出生年份是21、22年前的世紀之初,2000年新生人口1771萬,2001年新生人口1702萬。

    圖表:2000-2016年我國出生人口數變化情況 新華社發 張玉薇(大巢制圖)

    面對這么龐大的人口基數,即便有1076萬青年成了“大學生”,也不能掩蓋600-700萬同齡青年沒有上大學的現實。要知道,2022年大學生人數空前增加,比2021年增加了167萬,2021年才909萬,往前推,能上大學的人數更少,這就意味著以前沒有機會上大學的青年更多。

    那么,每年六七百萬甚至更多沒機會上大學的青年,其初中后和高中后的教育問題是怎么解決的呢?

    不管上什么學校,政府首先要解決青年人有學可上的問題。我們不能讓所有青年都上大學,國家沒有這么多的大學,也不需要人人都成為大學生,所以我們實行分流。

    既然大學只能裝得下一半青年(前些年),那就得把另一半青年分流到職業教育軌道上去。所以我們根據中考的文化課成績,把成績低的這近一半青年分流到了職高、中專、技校等學校,讓這部分青年接受職業教育。

    這種政策安排,既保證了文化課成績靠后的這一半青年有學可上,也似乎順應了這一半青年不太愛學習理論的特點。給他們職業教育,讓他們人人掌握一門職業技能,這樣既有利于這些青年的自食其力,也有利于我們整個國家的實業立國。從大邏輯上,這樣安排似乎沒有問題。

    而從教育部的角度來考慮,他們最大的任務是解決所有青年“有學可上”的問題,這一任務實際上超越了教學內容和教學質量本身。因為,如果中考成績靠后的這近一半青少年無學可上,他們被迫全部流入社會,因為他們年紀尚小,就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沒學上對這些青年自身的成長成才非常不利。

    所以我們看到,教育部組織建設了那么多職高、中專、技校等職業院校,并且用學歷教育的方式開展職業教育,原因就在這里。按理來說,現代社會的任何一門職業技能,不需要全職學習3年、5年甚至6年。

    最近有一本書比較熱,作者是美國的自學專家喬西.考夫曼,書名是《關鍵20小時,快速學會任何技能》,作者的演講視頻也在網上傳得比較火,我截圖如下:

    專家說用20小時可以學會任何技能。假如我們每個人沒有自學專家那么牛,20小時學不會一門技能,20天可不可以,2個月可不可以?如果這還不夠,20周時間肯定夠了,也就是不到半年??纯次覀兩磉呉约夹g技能謀生的人,有哪樣技術是我們全身心投入學習20周學不會的?很少!

    所以,如果僅僅以學習技術技能的標準來判斷,那么當前的學歷型職業教育,用3-6年時間給青年教授某項技能,肯定不是為了技能本身,而是另有深意。

    什么深意?教育!

    技能培訓不需要限制學時。大家去學駕照,學多長時間非常自由,能考過就行。在村里可以熟練開拖拉機的人,可能不用怎么學,直接去考就能把汽車駕駛證考到手。這就是真正的職業培訓。

    但教育必須限定學時。小學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大專3年,本科4年,高等教育可以提前修完學分,從而提前畢業。但基礎教育階段,基本上要熬年份,要熬夠規定的教育年限。為什么?因為教育是陪伴,是成長,必須保證青少年有足夠的時間成長,不能催熟,不能拔苗助長。

    所以,教育部主導的學歷型職業教育才必須按照學歷教育的構架組織。這也是我一直強調的,學歷型職業教育“以職業教育為名,行學歷教育之實”,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現實。

    實際上,我們無法否定學歷型職業教育的功勞,“為后進學生提供兜底教育”是當前學歷型職業教育最大的社會功能。數量龐大的職業院校為“學習成績靠后的一半青年”提供了安全成長的環境,不管這些青年在職業院校里學沒學到技能,他們都在職業院校里獲得了成長。為了這份成長,職業教育從業者們嘔心瀝血,甚至擔驚受怕,真的很不容易。


    二、學歷型職業教育的難處

    學歷型職業教育為學生提供的是“教育”,按邏輯說,“職業技能”只能是學歷型職業教育的副產品,但現在社會輿論和教育主管部門的評價指標越來越傾向于“職業技能成果”,各種考核、各種評比、各種競賽,都是以職業技能為核心。這就讓包括教育部在內的所有學歷型職業教育參與者感到力不從心。

    教育部搞職業教育力不從心表現在沒經驗沒資源。幾十年來,教育部是管教育的,它熟悉的是學歷教育,習慣于把學生關在校園里教授理論知識。而職業教育顯然要打開校門,大搞校企合作。可是教育部不掌握企業資源,搞實業的企業不聽教育部的。

    沒有企業的參與,職業教育始終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而怎么搞好職業教育,教育部也沒有經驗,因為教育部的決策者管理者踐行者都是從教育系統成長起來的,擁有的是教育思維,而不是實業思維,所以設計的很多發展職業教育的政策并不切合實際。這就讓學歷型職業教育多少有些脫離現實,形式主義的東西很多。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職業院校搞職業教育也很為難。既然學歷型職業教育最主要的功能是進行“學歷教育托底”,那么把學生管理好,讓學生在校期間不出事,并且盡己所能地給學生一些成長需要的養分,讓學生知曉人情事理,擁有比較完善的人文素質,擁有學習任何技能的悟性,這是職校老師擅長的,也就是說職校老師擅長的是學歷教育,是學歷教育之下的通識教育,而不是技能技術。

    職業院校也是按照學歷教育的需要組織老師的,基本上所有老師都來自于大學,而且追求高學歷,越是高學歷的老師越沒有企業工作的經驗。但學歷越高的老師職業院校越喜歡,職業院校老師的晉升也完全不考慮職業技能,看的是論文、課題等為國出謀劃策的謀略。

    在這樣的體系下,怎么搞好“職業技能”的培養呢?簡直無解!


    三、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能平起平坐嗎?


    新《職教法》第三條:職業教育是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類型,是國民教育體系和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培養多樣化人才、傳承技術技能、促進就業創業的重要途徑。

    新《職教法》第十五條:職業學校教育分為中等職業學校教育、高等職業學校教育。中等職業學校教育由高級中等教育層次的中等職業學校(含技工學校)實施。高等職業學校教育由???、本科及以上教育層次的高等職業學校和普通高等學校實施。

    以上兩條法律條文一是提高了職業教育的社會地位,使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處于同等重要的地位,二是為職業教育拓寬了上升渠道,使職業教育不再終止于大專,而是可以有職業本科,甚至職業碩士、職業博士。

    在職業教育學生的就業方面,多部門早就出臺文件,要求消除用工中對職業文憑的歧視,給予職教學生更多公平待遇。尤其2021年10月人社部發布的《關于職業院校畢業生參加事業單位公開招聘有關問題的通知》,進一步要求事業單位公開招聘中有職業技能等級要求的崗位,可以適當降低學歷要求,或者不再設置學歷要求。

    那么這些法律和政策文件能推動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地位平等嗎?

    我們先不要要求千千萬萬用人單位在招聘時一碗水端平,讓所有人都公平平等地對待職業教育學生和普通教育學生,因為是否公平對待是教育的結果,我們不能直接從結果上要求。我們要先看培養過程是否做到了公平平等,如果培養過程平等,學生質量平等,再來要求機會平等待遇平等才是合理的。

    在培養過程中的資金投入上,從教育部網站公布的“2020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公告發布”可知:2020年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為53033.87億元,其中全國普通高中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費為18671.83元,全國中等職業學校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費為17446.93元,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費為22407.39元。可見,在教育經費投入上,中等職業學校的生均費用不但趕不上普通高校,也趕不上普通高中。

    職業教育獲得的經費少,就招不到高水平的老師,就買不到充足的設備。所以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辦學條件并不平等。

    再說學生質量。當前情況下,上職高和中專的學生是中考中成績靠后的那部分學生,成績靠前的學生都去普通高中準備考普通大學了。而在接下來的高考選拔中,學生按照高考成績的高低,依次走入985高校、211高校(現在都叫雙一流)、普通本科學校、高職大專院校等。高考成績高的學生對應的就是好大學,成績差的就去高職大專。

    很明顯,我們用“橫切法”對著學生的成績排名一刀切下去,成績好的那一半學生接受普通教育,成績差的另一半學生接受職業教育,這種“橫切法”能促成學生畢業后平等的評價和平等的機會嗎?誰都知道,不能!

    這就好比賣蘿卜的菜販子,把一個上頭大下頭小的長白蘿卜從正中間處一刀兩斷,然后把這兩半截蘿卜放在一起,非得要賣一樣的價錢。相同的價錢下,顧客只想要上半截粗的,結果菜販子說顧客歧視了下半截蘿卜。

    夏天賣西瓜的商販要是把西瓜切開賣,有經驗的商販一般不會橫切,而是豎著切,怕顧客只要連著藤的那一半而嫌棄另一半。賣蘿卜的如果真要把蘿卜切開賣,那一定是豎著切,從蘿卜的腦袋切到屁股,只要刀法準分得勻,兩半蘿卜賣一樣的價錢,不會有顧客嫌棄的。

    從這些最淺顯的道理我們不難明白,如果我們總是對學生的成績進行橫切,并且把最好的教育資源給成績高的那一半學生,那么被“橫切法”隔開的這兩部分學生不可能完全平等。要想完全平等,必須采取“縱切法”,即中考和高考中,每個分數段固定比例的學生分別去接受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

    比如,要想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1:1分流,以高考成績為例,那就600分以上的,分一半去上職業院校,300分以下的也分一半去上普通大學,當然,300分到600分 的也各分一半接受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這樣才能實現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的完全平等。

    如果做不到以成績的“縱切法”來分流學生,而是在各個階段都用“橫切法”進行“人以群分”,且把成績差的都投入到職業院校,那么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永遠不可能平起平坐。

    有人不這么想,那是因為他們沒有完全理解中考和高考成績到底反映的是什么內涵。關于文化課的成績到底能反映一個人的什么素質和品質,我看過最讓人信服的說法是2019年看到的一篇文章《大數據告訴你:學歷真的能改變命運》(用標題去百度能搜到)。這篇文章中關于高考成績能代表什么,是這么說的:

    高考并不是一種技能測試,高考是一種素質測試,它的出發點是把更優秀的人篩選出來。讀過大學的人能清晰地認識到高考涉及的基礎知識有多簡單,以數學為例,最難只到函數的變形與應用,連微積分都鮮有涉及,要知道微積分學17世紀下半葉就被創立了,也就是說,高考所考察的數學知識僅僅是17世紀以前的研究成果而已,大學數學系一個學期學的內容,大概在知識廣度與深度上就已經數倍于全部初高中內容了。

    整個高中階段,有關部門不斷地推陳出新,用更復雜、更詭秘的題目形式去強化考核的技巧性,而老師則配合地帶著高中生們,翻來覆去地熟悉那一丁點知識點,掌握它的全部變換,這一切的主要目的不是讓學生把那點兒可憐的基礎知識領悟透徹,因為大多數的解題技巧在現實生產中毫無價值。

    高考的出發點,直白點兒的說,就是看看哪些學生更聰明、更勤奮、更有執行力(“我已經告訴你該干什么了,你能干好嗎?”),通過這種篩選,完成社會分化,柏拉圖的理想國理論,其實一直在被應用,只是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說出來罷了。

    此前知乎有一篇文章說得很好:高考就算是考電子競技,仍然還會是目前上名校的這些人上名校。我很贊同這種觀點,高考只要還是素質測試(電子競技還真的是素質測試),那么它考什么都一樣,因為更聰明、更勤奮、更有執行力的人,干任何事情都同樣優秀。連高考這么簡單的測試都通不過的人也敢說自己比他人優秀?!

    那些認為高分就代表低能的人,你可以不認同這段表述,但你不得不面對全社會對高考成績的認可,就不說大學是按照高考分數高低錄取的,就算是畢業了去求職,用人單位首先看的還是第一學歷,因為他們知道第一學歷是根據高考成績分出來的。也就是說,HR們認可高考成績所代表的聰明、勤奮和執行力。這份認可才是全社會對高考趨之如騖的根本。

    前幾年李國慶還是當當網老總的時候,在電視招聘節目《非你莫屬》上,一聽到北大碩士的第一學歷是二本院校,立馬滅燈,并給出了自己拒絕的理由,那就是當當網只看第一學歷,要求211大學,并坦言,目前在招聘應屆生時還沒有找到比第一學歷更有效的判斷標準。這就是職場的現狀,用人的主導權在老板手上,學校和學生沒有反駁教育老板的能力。這也從側面說明,全社會非常認可高考成績。

    四、片面強調職業教育的公平會不會動搖高考的公平?

    新《職教法》確定了職業教育是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類型;確定職業教育應該有本科及以上層次。職業教育的本科文憑目前已經有了,職業教育的碩士、博士文憑或許不久之后就會推出。很明顯,在職業教育中推出這樣的高文憑,就是為了讓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平起平坐。

    再加上相關的法律和政策文件也規定在就業時不能歧視職業文憑,甚至一些需要技能的崗位,可以適當降低學歷要求,或者不再設置學歷要求,以便為職業教育者提供更多機會。那也就是說,在就業市場上,職業文憑的含金量也應該和普通教育文憑相同。

    這些法律和政策的邏輯是為了公平。我們應該為中考和高考中成績靠后的這部分青年提供更多機會,不能讓他們在競爭中總是處于不利地位。國家轟轟烈烈的教育改革,不就是為了創造更多的教育公平嗎?

    但是,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公平?

    按照中考和高考的成績,對青少年進行分層,讓勤奮好學的高成績者獲得更多機會,讓中華文化中“天道酬勤”的傳統得以繼承和發展是公平?還是說不以中考和高考成績為參考,高成績者和低成績者拿相同名號的文憑并擁有相同文憑含金量共享平等機會是公平?

    哪種公平才是真正的公平?哪種公平才是對國家發展和民族進步真正有益處的公平?

    目前老百姓認可高考,認為高考是中國社會中受益群體最廣泛執行程序最嚴謹分配結果最公平的一件事,這種公平在人的一生中,甚至以前碰不到,以后也碰不到。也就是說,大部分青年在自己18歲的時候經歷了這一輩子最公平的事情,不靠天不靠地不靠關系,只靠自己的聰明、勤奮、自控力和執行力就可能出人頭地,甚至獲得階層躍升的機會。

    幾十年來,高考的公平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有志青年,他們和他們身后的家庭信任高考的公平,信仰知識改變命運,并為此嘔心瀝血地奮斗。而中國社會也受益于這種奮斗,積極向上的奮斗推動了整個社會方方面面的突飛猛進,這是高考對中國社會的貢獻。

    中考其實是高考的向下延伸,小學的激烈競爭當然也是高考的向下延伸。老百姓被牢牢地拴在了高考這根繩上。但這根繩是公平,是機會,不是桎梏。

    當老百姓信仰對中考和高考的成績采取“橫切法”是公平的時候,那么,采取一些措施對“橫切法”下成績后半段的學生授予和前半段學生相同名號相同效力的文憑,這是不是一種真正的公平?這個世界上不可能同時存在以成績“橫切法”為基礎的高考公平和“橫切法”之下不以成績論高低的平均式公平,我們只能在這兩種公平中選擇其一。

    職業教育不是四兩撥千斤的神奇存在,不是化腐朽為神奇的神來之筆,它不是比普通教育更高級的教育。對于絕大部分青年而言,中考成績沒考好,高考成績沒考好,主要還是聰明、勤奮、自控力和執行力等某一方面有缺陷,這樣的青年,接受幾年職業教育,在綜合能力上就能后來居上嗎?

    如果不是綜合能力的后來居上,而是某項技能的卓爾不群,就不說這種傳說中的卓爾不群現實不現實,就縱觀當前之社會,如果技術技能這么值錢,能在人生境遇中四兩撥千斤彎道超車,那為什么制造業還如此艱難,還招不到人?邏輯能自洽嗎?

    任何邏輯不能自洽的理論都是對現實的扭曲甚至掩蓋。

    普通高等教育是“嚴進寬出”,所有的職業教育基本都是“寬進寬出”,粗放型的“寬出”決定了手握職業文憑的畢業生不一定就學到了職業技能,或許只是在學校里混了幾年而已,可能啥都不會。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還要無視普通高等教育“嚴進”的意義,進而降低高考在評判人才質量中的權重,甚至無視高考成績,那么,這是真正的公平嗎?

    要想讓職業文憑和普通文憑具有同等的高度和相同的效力,必須要從“根”上進行調整,這個“根”就是中考和高考成績的切割方法,只有采取中考和高考成績的“縱切法”,從高分數段到低分數段都劃分出一定比例的學生去接受職業教育,職業文憑和普通文憑才能平起平坐,社會各界也才能認可這種平起平坐,這樣做也才是效率和公平兼顧了的真正有活力的公平。

    當前之中國,高考制度是極少數兼顧了公平和效率且老百姓認可并滿意的制度,也是激發廣大青少年奮發向上爭做好青年從而增進社會活力的好制度。所以,捍衛高考的公平既符合絕大多數老百姓望子成龍的小利益,也符合國家進步發展的大利益,輕易不能改變。

    勤奮好學的青少年那么努力,就是因為他們相信努力學習和不努力學習,結果不一樣。如果結果是一樣的,還有誰去努力?


    五、新《職教法》立足于學歷型職業教育,對開放型技能培訓關注不夠

    新《職教法》第一、二條說,為提高勞動者素質和技術技能水平,建設人力資源強國和技能型社會,才要發展職業教育。而本法所稱的職業教育包括了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

    第八條說,國務院教育行政部門負責職業教育工作的統籌規劃、綜合協調、宏觀管理。國務院教育行政部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在國務院規定的職責范圍內,分別負責有關的職業教育工作。

    以上條文明確說明,職業教育包括學歷型職業學校教育和面向全社會所有人開放的職業培訓兩大塊。這兩大塊都以國務院教育行政部門總負責,也就是由教育部總主管,人社部等其他涉及到職業教育的部門是配合。

    我國的職業教育體系主要是由教育部設計和管理的,這一點從新《職教法》的修訂程序就可以看出。據報道,2019年12月,教育部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并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2021年3月2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會議決定將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但是我們知道,教育部主要是管理“基礎教育”和“學歷教育”的行政部門。而長期以來,職業技能的主管部門是“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對勞動者的從業資格和技能進行國家級認定的“職業資格證書”通常是由人社部頒發的,為此,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還專門成立了“職業技能鑒定中心”等部門。人社部制定公布了《國家職業資格目錄》,把全社會的職業資格都納入其中進行管理,2021年版《國家職業資格目錄》共計72項職業資格。

    這樣一來,我國的職業教育實際上就是教育部和人社部共同管理的,雖然我沒有看到具體有什么法律條文來區分教育部和人社部在職業教育上的職責劃分,但從具體操作中可以看出,教育部主要負責學歷型職業學校教育的管理,而人社部主要負責社會性職業資格證書管理。

    新《職教法》是教育部主持修訂的,內容上重點關注的是教育部重視且擅長的“學歷型職業學校教育”,對職業教育的另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即“社會性職業培訓”規定得較少。也就是說,新《職教法》主要解決的還是接受學歷型職業教育的學生、尤其是應屆生怎么獲得學歷證書的問題,而不是怎么進行職業技能考核、獲得代表專業技術能力的職業資格證書的問題。

    直白點說,制定《職教法》是為了“建設技能型社會”,但更重要的是為了安排每年數以百萬計的青少年繼續接受學歷教育的問題。

    站在教育部的立場上,重點關注學歷型職業教育也是職責所在,畢竟,如果不把每年數以百萬計的青少年接受學校教育的問題安排好,任這些少年流落社會,那會是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

    但是,一套法律,兩個問題,重點關注了其中一個問題,另一個問題必然就有所忽視了。

    實際上,如果我國真的要“建設技能型社會”,那么根據以往經驗,社會化的“技能培訓”在提升技術技能方面一定是最高效的。比如,駕駛技術是一項技能,國家把駕駛技術培訓完全放開后,民營駕校遍地開花,培訓費用十多年不漲,培訓合格的機動車駕駛人截至2021年10月已達4.8億人,駕駛技術的高效培訓成為中國汽車產業突飛猛進的因素之一。

    但我們的職業教育不能完全走社會化的“技能培訓”道路,否則,給十五六歲的孩子3個月培訓好了一項技能,就讓他們走入社會去謀生,這顯然會造成更大問題。所以我們必須要進行學歷教育,即便一項職業技能3個月就能學會,我們也必須讓學生在學校至少待3年。無他,就是為了發揮學歷教育的“保姆功能”,用學校的管束監管孩子的健康成長。

    教育部更關注青少年的“學歷教育”我們可以理解,但規范全社會職業技能提升的最高法律也不能偏廢社會化的“技能培訓”,如果法律能把“學歷型技能教育”和“社會化技能培訓”分開考慮,抓住各自的痛點,效果應該會更好。

    我們的職業教育,既要幫助“沒技術沒學歷的應屆青少年”解決學歷和技術問題,也要幫助“有技術沒學歷的社會中青年人士”解決學歷問題,后者的現實迫切性一點不比前者弱。

    如前文數據,每年有幾百萬青年沒有機會獲得大學文憑,這些年累積下來,需要通過開放式學習獲得高文憑的社會人士非常多。

    當前,每個單位招聘員工,文憑排在第一位。很多熱點城市落戶、買房,最低文憑要求是大專,所以獲得大學文憑,是那些當年沒有應屆讀大學的社會中青年的迫切需求,

    有些社會中青年可能已經通過自己的努力掌握了某種技能,比如學會了貼瓷磚,可以日入500元,月入15K。比如學會了烘焙,會做188種糕點,且自己弄了個面包店,日入1K,月入3個W。

    TA想在自己工作生活的城市落戶買房,有技能有經濟實力,就是沒文憑。那么,我們的職業教育能不能對這些社會青年的職業技能進行認證,憑技能給他們一個大專及以上的文憑?

    從新《職教法》第五十一條的規定看似乎是可以的:學業證書、培訓證書、職業資格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作為受教育者從業的憑證。接受職業培訓取得的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培訓證書等學習成果,經職業學校認定,可以轉化為相應的學歷教育學分;達到相應職業學校學業要求的,可以取得相應的學業證書。接受高等職業學校教育,學業水平達到國家規定的學位標準的,可以依法申請相應學位。

    我理解,以上的條文還是把頒發文憑的權利授予職業學校,社會人士雖然可以用職業資格證書等兌換學分,但是不是又必須要求想拿文憑的人首先成為職業學校的脫產學生才可以兌換?

    無論如何,法律有了這樣的規定,相關的配套政策也要抓緊推進落實。要大力推進全社會有技能的人士獲得高層次職業文憑,我覺得這才是“建設技能型社會”的重點。要讓那些憑自學或職場上的傳幫帶而掌握了某種技能,且靠著這項技能賺到高薪的勞動者加入到職業教育的隊伍中來,把他們在院校之外的技能學習成果納入到職業教育的成果中來,這才能給職業教育增色,從而增加職業教育的吸引力。

    否則,總是把職業教育和應屆生畫等號,而應屆生薪資一般不高,且又不一定干專業對口的工作,這就會使職業教育對應的市場薪資沒有競爭力。從而使職業教育不被群眾認可。

    教育部主管文憑發放,而青年一旦脫離了教育體系,走入了社會,那就與教育部沒有多大關系了,學什么技能,考什么職業資格證書,那是人社部主管的事。很明顯,當前在用職業資格證書換取職業文憑的制度設計和現實操作上,還是不太順暢的。這項工作要抓緊改革和推動。

    六、當前教育的核心問題不是技能教育問題,而是如何在移動互聯網的干擾下教育好所有孩子的問題

    當前很多人總企圖用“職業教育”四個字來掩蓋教育的核心問題。教育的核心問題是什么?我認為當前教育的核心問題是移動互聯網對孩子無處不在的干擾導致很多孩子不愛學習不愿學習的問題。

    前文說過,職業教育目前是為中考、高考成績后半段的孩子提供的教育,那么這部分學生的成績為什么會處于后半段?對絕大多數孩子來說,肯定不是智商問題。既然高考成績代表著聰明、勤奮、自律和執行力,那么,成績落后大概率是因為學生不勤奮、不自律,學習習慣不好,學習積極性不高。

    不要企圖否定,好幾個省份高職錄取分數已經降到了160分,有的省份本科錄取分數線降到了280分,總分750分啊,這樣的分數線,我真看不出競爭的激烈性在哪里,這分明就是學生沒學好嘛。

    學生為什么沒學好?一個個那么聰明,初中高中那么點內容為什么沒學好?

    很多孩子是被手機和電腦耽誤了,尤其農村留守兒童。父母不在身邊,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能管好孩子吃喝就不錯了,哪能禁止得了孩子玩手機上網?這種成長狀況和職業院校里絕大多數都是農村孩子有沒有關系?肯定有直接關系。

    當前,城市孩子的學習成績普遍較高。城鄉同樣的教材,同樣的考試題,如果鄉村學校老師水平沒有城市重點學校老師高,那也有那么多免費的網課做補充,一個學習興趣高學習習慣好的農村孩子借助這些資源,完全可以把學習搞好,近幾年不斷曝出寒門學子考入清華北大的案例不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嗎?可是,農村孩子作為一個整體,為什么在中考和高考競爭中全面落后?

    答案很清晰,如果你去農村走走看看,答案更清晰。節假日抱著手機從早刷到晚的農村孩子一堆一堆,為了玩手機在學校和老師打游擊的學生一堆一堆。城市的移動互聯網更發達,城市孩子受到的誘惑更大,但是因為父母在身邊管束著,大部分城市孩子至少在小學階段還是認真學習的。但到了初中也很難管。

    移動互聯網對孩子學習的干擾,是每個家庭都面臨的難題,不分城鄉。

    被移動互聯網搞得不愛學習的孩子,他們不止不愛學習文化知識,他們也不愛學習技術技能。把這些孩子送到職業院校,給他們戴上“職業教育”的帽子,他們就會變成“大國工匠”?“大國工匠”的門檻這么低嗎?

    所以,我們不能以“職業教育”四個字掩蓋中高考中成績后半段孩子教育的真正問題。我們應該做一些更加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的調研,結合日益服務業化的社會現狀,尋求在移動互聯網干擾下的有效教育方式,實事求是地審視基礎教育和職業教育的問題,真正地正視問題,真正地解決問題。

    當前我們各個教育層次的所謂教育教學研究,大多淪為了發論文申課題的利益游戲,極少有針對時代的教育大課題大難題進行專業且綜合的調研。教育的改革和制度設計,欠缺實事求是的調查研究,不直擊核心問題,教育怎么能搞好?

    七、一些建議

    根據前文對職業教育和新《職教法》的分析,筆者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1、要“建設技能型社會”,必須更加重視“社會性技能培訓”。

    新《職教法》更多關注學歷型職業學校教育,比較忽視純技能型社會職業培訓。這種偏頗會影響國家“建設技能型社會”目標的實現。建議在政策和法律落實中加強“社會性技能培訓”,打通以技能換學歷的通道,讓更多低學歷高技能的社會人士憑借技能獲得較高學歷。

    其實實現這一點也不難,職業文憑的獲得應該衡量兩個方面,一是基本的文化素質,二是技術技能水準??梢宰寚乙呀浕ㄖ亟鸫蛟旌玫哪秸n(MOOC)課程在職業文憑的文化素質學習和考核中發揮更大作用。任何人都可以自學指定的慕課課程,只要修夠科目,考核合格,就可以獲得文化課總成績,不用要求脫產的院校學習。

    技術技能水準的考核由國家統一組織現場考試,各環節打分夠了就可以通過。文化考核技能考核都過了,就可以拿到相應的文憑。大專有大專的文憑要求,本科有本科的文憑要求。

    簡單一句話,請參照“駕照學考”。

    現在的自考文憑為什么不改一改,弄成職業文憑?文憑這么重要,必須拓寬社會低學歷人群獲得文憑的途徑。

    職業文憑,標準放松一點,甚至水一點,沒有太大關系,如果文憑能幫助更多社會人士就業、落戶、買房,幫他們獲得更多的公民權益,文憑的價值也就實現了。

    至于公平性,最終是由企業HR眼里的文憑含金量決定的,市場自然會調整。

    2、“學歷型職業學校教育”還是應該堅持以“教育”為根本,以”技能培養”為附加要求

    “學歷型職業學校教育”在現有體制和資源下,真的做不到為市場培養緊缺的實用型人才,前文已經從現狀和邏輯上分析過,做不到。那就踏踏實實以學歷教育為根本,用“教育”滋養學生,并且,這樣做,學生的收益會更大些。比喊口號做樣子有用得多。

    關于教育和職業技能對一個人的未來有什么影響,我想把這段話送給職業教育的制度設計者:

    “教育就是要培養那些最基本的東西,最基本的東西才最能適應社會需要,學生有了社會適應性、創造性和潛力,到社會上才能發展和成長。在學校里學得很窄,在社會上不一定能進得了那個門,社會是多元的,是發展變化的,只有打好基礎,才能適應未來,才能適應社會需要?!?/strong>

    關于這段講話的完整內容可以閱讀我的文章《在學校里學得很窄,在社會上能進得了那個門嗎?》。

    我還想給神話職業技能的所有人推薦兩篇調查文章,讓你們明白在學校里即便學到了非常實用的硬手藝,可是在當前的產業格局和制造業現狀下,技術技能可能也無用武之地。

    第一篇:2021年杜連森博士撰寫并發表于學術期刊的調查報告《“打工人”的困境:去技能化與教育的“空洞”》。這篇文章詳細調研了掌握制造業硬技能的職校畢業生在工作中的技能使用狀況。

    第二篇:2021年10月洪蔚琳寫的自媒體爆文《40%:“毫不重要”的中職世界》。這篇文章詳細調研了制造業中心廣東順德某中職學校中職生的學習和工作狀況,講述了為“珠寶名鎮”量身培養的珠寶設計師的艱難處境。文中有一個小標題是“入學零門檻,這里沒有競爭,‘眼神里面沒有了東西’?!碧貏e觸動人心。

    認真地調研,真誠地直面問題,是做好教育的根本??!

    3、無視中高考的公平價值,以職業文憑混淆人民群眾認可的人才分類分層的傳統機制,可能對社會公平和效率提升都沒有好處。

    這點就不多說了,大家都懂。

    4、要重視移動互聯網干擾下青少年的教育問題,推動教育的與時俱進,不能掩蓋很多孩子失去學習興趣的問題。

    如何在移動互聯網的干擾下教育好孩子,這是個新的時代命題。可以說,現在孩子的成長環境是人類有史以來干擾最大的,太多新鮮的有趣的東西分散著孩子的注意力,專注專心成了一件難度很大的事。

    父母陷入與網絡游戲和短視頻爭奪孩子的戰爭中,而且這場戰爭越到孩子的青春叛逆期父母越艱難。被游戲和網絡廢掉的孩子,心里沒有想法,眼里沒有光亮。這樣的孩子不是少數。什么樣的教育才能讓這樣的孩子覺醒,重新喜歡上學習,這真是個很難的事。

    或許,我們需要對基礎教育的一些科目進行調整改變,對教學方法進行調整改變,加一些與時俱進的內容和方法進去。不要讓孩子總是處于兩個極端之中,這兩個極端一是全社會網絡資源無處不在觸手可及,二是學校和家長視網絡和游戲如洪水猛獸,能控制得了孩子的時候,堅決杜絕孩子接觸。

    夾在這兩個極端中的孩子,在誘惑和恐嚇控制中徘徊躲閃。這種狀況不應該是教育的常態,因為沒有順應孩子的天性。怎么有更好的安排,需要更多的研究設計。

    我常常想,十多歲的孩子中,調皮搗蛋甚至胡作非為的那么多。四十來歲的成年人中卻較少有惹是生非打架斗毆的壞人,而多了那么多如老黃牛般的中年父母?或許社會和生活就是一所學校,它會用緩慢、有力且冷酷的方式,讓絕大多數或不學習不想事或桀驁不馴的人認識到生活的真相。

    那么,在冷酷的生活真相到來之前,讓我們用教育提前告訴孩子,不要浪費青春,不要蹉跎歲月,應追求人生的價值,這或許就是教育的意義。


    我的其他三篇有關基礎教育和職業教育的熱文如下:

    1.論大破大立之際的教育改革和教育投資

    2.一文說清當前教育的問題:關于基礎教育和職業教育頂層設計的思考

    3.普通高中太少,讓更多孩子上職高,這種工業時代的思維,適合商業社會嗎?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楊昇】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 地址:北京理工大學國防科技園2號樓4層
    • 郵編:100081 電話:4001560066 傳真:86-10-88510872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0910566
    • 舉報郵箱:jubao@eeo.com.cn
    • Copyright @ 經濟觀察網 2001-2021
    • 京ICP備180198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8547號

    •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12950號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B2-20196208
    • 京網文(2019)4644-484號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