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我是文釗|我們是他,也是她

    我是文釗2022-05-09 11:23

    我們是那個困在小區門口的心臟病人。沒有證明不讓出門,任你喊得再大聲,也沒有用。生命開始倒計時,可你能做的依然只是等待。

    我們是那個在醫院里等著核酸證明看病的兒子吧。他跟母親說,看看我的核酸結果出來了沒有。他沒有等到。結果出來要兩個小時之后,陰性。

    也許你要說,我們可能會比他幸運一些呢?你能保證么,在生死一線間?實話說吧,沒有什么僥幸。我們可能是那個醫院的護士,哮喘犯了求治無門,即使在自家醫院也不行;我們可能是那個提琴手,腹痛送醫卻沒有地方收治,他疼了一夜最后選擇了放棄自己。是怎樣的疼痛和絕望,才能讓一個人做出這樣的選擇?

    我們是那個被網暴的女子吧,就因為讓小哥跑腿給自己的父親送點吃的。她實在擔心他。過后她轉給小哥200元錢。但是當網絡上的他們看到后,卻無端指責她,覺得200元太少,指責謾罵。其實,不管你轉賬多少錢,得到的也可能是謾罵指責,但是這個想不通的女子選擇了結束自己生命。

    我們是那個面對上門的民警拼命講道理的夫妻吧。那個妻子一直試圖說明,是醫院搞錯了,疾控中心也承認了,不能把我們當作陽性帶走隔離。但是上門的民警,他始終重復著一句話,我是執行疾控中心的命令。他越來越不耐煩,他不明白為什么這女人就是聽不懂他的話。執行命令,這有問題么?報告了他的上級之后,他決定執行強制隔離——你可以投訴,但不能妨礙我執行命令。

    我們可能是那個半夜求助的母親,孩子感冒了,她需要退燒藥。午夜的寂靜中,只有你的聲音在沉睡的夜晚的空氣里回蕩。

    我們可能是那個崩潰的居委。聽筒這邊是困惑無助的居民,那頭的他同樣無助和困惑。真的太難了,沒有人幫助我們,小區居民也不理解我們,我們孤立無援,也可能隨時被感染。

    .....

    如果我們有選擇,我們也許可以成為電話里的那位浦東疾控的朱醫生,講科學,講理性,有共情,也有擔當。她是我們心目中的那個醫者,或者是一個正常社會里很好地承擔著自己職業角色的人,理性,有獨立思考能力和獨立人格——那個打電話咨詢的市民也是,他是禮貌而克制的,但絕不放棄追問。朱醫生對那個咨詢的市民說,你可以把我電話錄音放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也許我們可以成為那個當小哥送藥的政協委員?;蛘呤撬钜褂龅降哪莻€女醫生。她很長時間沒回家了,一直在醫院忙碌。這一天終于有機會抽空回家換換衣服。他偶然遇到她,半道上送她回家。最后女醫生說,你是個好人,他說,你也是個好人。兩個疫情中的好人,都在以自己的能力幫助別人。在那個孤單的上海夜晚的相遇,他們都是發光的人,足可以點亮彼此,讓前方多一點光亮。

    我們該是在領導在小區視察工作的時候,在樓上窗臺喊我們沒菜吃的那個小伙子。不知怎的,真實的表達變得如此困難?;蛘咭膊恢罏槭裁?,那時那刻,更多人選擇的標準答案都是感謝領導。

    我們該是拿著小喇叭不卑不亢地和街道代表溝通的女子。她的表達理性平和,但充滿力量。她真讓人敬佩。

    我們也許還該是那個在昏暗的燈光中喊話,指出你們在這里建方艙不合規的大白。盡管對方,看起來是承建方的工作人員吧,根本不想理會她的反對,聲稱手握政府部門指令。但是那個大白,她仍然堅決堅定,不合規,她說,我參加過武漢抗疫,你們這樣做不合規矩。

    或者,我們可以選擇成為一個真正的志愿者,選擇成為社區自治的積極參與者,選擇成為一個團長,幫助社區居民團購日常用品,選擇成為那些依然奔走在城市里的小哥,選擇在樓梯口放下可以交換物資的鄰居,那些溫暖的瞬間,我們溫暖別人,又被別人溫暖。我們在那些時刻體會讓我們感受生命尊嚴與?價值的詞匯,這是我們的城市啊。

    我們可以選擇成為幫助老人的Z世代青年。順便說一句,我們實在低估了這屆?年輕人。他們有很強的自我意識,自我的標簽并不意味著,他們因此不能看到別人的苦痛。甚至正好相反,一個沒有自我意識和獨立人格的人?,是不會有對生命的敬畏并尊重和愛?他人的。老人們最需要幫助,他們很多是前互聯網時代的人,他們也不知道該怎樣獲得及時的幫助。

    如果我們不能成為他或者她,但是起碼,我們不該是那個在大白衣服中準備不打折扣地執行隔離命令的家伙。他說,我是執行命令的。是的,他看不到眼前的每一個人,他們沒想過這時候要拉住那些無助的人伸出的手。只是執行命令,他是龐大系統中的螺絲釘,盡忠職守,?不愿意有一點分辨是非的思考。

    當然有些人會說,你以為我愿意這樣啊,上面規定,執行命令,我也沒有辦法。你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可是我可以選擇么——有么——?沒有么?

    真的我們聽到了太多這樣的表達。規定是這樣的。那個電話通知某家孩子去方艙隔離的干部是這樣說的。雖然那家人說,之前帶他們去方艙,因為沒有地方,拉車上轉了幾個小時就送回來了。這四五天了,他們核酸都已經轉陰了,為啥還要去方艙?他說,規定是這樣,只有方艙開出的核酸陰性證明才做數。

    是的,規定是這樣。每一個人口中都在說規定,它高高在上,無可爭辯。誰的規定,什么樣的規定可以不管實際情況,什么規定可以具有如此魔力,讓人忽視現實,忽視眼前正在上演?的一切。

    我們不該是在社區門口把守著絕不開門,不管病人什么狀況,都堅決要求出具核酸檢測報告,出具相關證明和通行證的保安和干部。也許在那時候的他們來說,也是執行命令啊。也許他們心里想的是,讓你們出門了,出了問題算誰的?所以他要求有疾控中心的指令,有上級的指令,有所有證明你沒問題的證明,他不管那時候生命可能已經在倒數,刻度以分鐘和秒計算。我不知道,他是否會有一些歉疚哪怕是不安。

    我們更不該是那種人,原本是我們中間的普通一個,忽然穿了大白,站在了封禁的路口和社區門口,就仿佛擁有了無上的權力。我們很熟悉他,在魯迅的小說里見過,我們本該知道,他會以這樣的方式穿越,看嘛,他頤指氣使,他得意洋洋,惡語相向,甚至上手上腳。?他終于可以揚眉吐氣,訓斥你我。在他心目中,現在,他就能夠決定這群人的生活和命運。

    我們是否可以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篤定地說出這樣的話:不論發生什么事,在怎樣的情況下,我們都不會?成為他們?

    其實,這些人沒有搞明白一件事,再怎么樣,他們也逃不過命運的捉弄??梢源_定無疑的是,轉換一個場景,他們分分鐘都可能變成那個等待急救的心臟病人,被強制執行的兩口子——他們還有個孩子。他們可能也是被拉到手機?鏡頭下讀悔過書的市民,被攔在自己的土地外的農民,被要求交出自己家門鑰匙的居民。所有這些,只需要一個理由,或者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這可真的是,他們也是我們,沒有誰可以例外?。我們不會因此就覺得心理平衡了一些。我們也會為他們感到悲哀。因為我們就是他們。?所以,千萬不要跟我說這是命運的捉弄,這話說?出來得多輕佻啊。

    ?母親節


    文/文釗

    圖/圖蟲創意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我是文釗】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