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重生隨筆|說砍柴

    吳重生2022-05-09 12:34

    (古剎幽勝  楊玉林 作)

    吳重生/文

    “披星出門南山中,腳穿草履衣衫單;足凍身顫臉刺骨,采薪圖得熬米湯。披荊斬棘滿手血,捆起柴禾日掛西;人困口渴饑腸轆,掬起涼水冷飯吞。老妻倚門盼夫回,夏蟲呢喃風雨斜;肩腫風逆步履艱,戴月歸家身已疲?!薄@是湯世賢先生原汁原味的《砍柴》詩,源自生活經驗,故而生動感人!

    對于年輕人來說,砍柴這個話題,是久遠而陌生的。20 世紀80 年代改革開放以后,燃氣灶具在中國的普及。在此之前,城里人燒飯靠煤爐,而農村人則采用原始的柴禾??巢癯闪宿r村青壯年的必修課。所謂“柴米油鹽”,“柴”排在第一位,沒有柴,則無以炊。因此,在舊時農村,衡量一個小伙子是否能干,砍柴技術、挑柴擔的重擔,都是很重要的指標。腰別柴刀,肩背尖擔,進得深山,攀援懸崖。這艱辛,非親歷者無以言傳。

    我大約十一二歲時,隨父親一起去浦江南山砍柴,黎明即起,日落方歸。我稚嫩的肩膀能承受多少重量?挑著數量很少的兩捆柴深一腳淺一腳地跟在父親的后面。父親的柴擔很重,柴禾捆得結實而碩大,挑在肩上,后面的人看不見他的臉龐?;氐郊?,肩膀上、背上都是紅色的血和汗水,母親用熱水幫父親擦洗肩背,要費好大的勁才能把他的襯衣“剝”下來。

    那時候,因為柴禾為生活必需品,村集體對山林管理很嚴,專門配有護林員,除了指定的開放時間,平時封山育林,不允許隨意上山砍柴。我們家人口多,往來親戚多,砍的柴禾不夠燒。因此,家住花橋鄉下宅溪村的姨父每年都會用手推車推一車柴禾,走幾十里地送到我們家。而母親,總是叫我早早動身,步行十多里地去迎接。接上姨父后,我在前面用繩子拉他的手推車,這樣一少一老,一前一后,到家時,已累得汗流浹背,氣喘吁吁。

    每年秋收過后,野外雜草枯黃,塘邊、渠畔,樹上會掉落枯樹枝。見我放學回家,母親會遞給我一個用篾條編織的竹籃子,叫我去野外撿柴禾。每次撿完柴禾回家,母親都會表揚我。小時候心疼父母的辛勞,覺得自己參與勞動是很平常的事,根本不會叫苦喊累。

    忽如一夜春風來。燃氣灶具、電炊具的廣泛應用,使“砍柴”這個名詞漸漸退出歷史的舞臺。

    本文開頭所引述的詩作者湯世賢先生,1940年生于浙江省金華市婺城區多湖街道孟宅村,是一位土生土長的農民,因子孫孝順,得以周游世界。從2000年開始學習寫詩。結果一發而不可收,迄今已創作詩歌200余首??巢窈蛯懺?,看似毫不相干,實則異曲同工。藝術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湯老先生如果沒有砍柴的經歷,又怎能寫出如此真實、感人的詩作呢?

    唐代黃蘗禪師在《上堂開示頌》一詩中寫道:“塵勞迥脫事非常,緊把繩頭做一場;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p>

    都說經歷是一種財富。多年以后,在北京高大而明亮的陽臺書房里,當我用電腦鍵盤敲打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為自己曾有的砍柴經歷感到慶幸。

                      

    2022年5月9日晨6時寫于北京儲云樓北窗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吳重生】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