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黃益平:應采取一些不計一切代價的政策保民生、穩經濟

    萬敏2022-05-14 20:2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萬敏  5月14日,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在線上召開。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講席教授、副院長,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在論壇上發言表示,現在進入(疫情)第三個年頭,我們還是應該采取一些不計一切代價的政策。

    黃益平表示,“經濟形勢到了應該采取不計一切代價政策的時候”,最初是歐洲央行行長在歐債危機的時候提出來,當經濟面臨較大危機的時候應采取能采取的措施來穩經濟、金融。尤其是面臨系統性風險的情況下,平常大家比較關注的因素,包括杠桿率的問題、結構的問題或者是效率的問題可能會變成第二位的考慮,應該把經濟或金融穩下來作為第一考量。

    據他觀察,我們2020年上半年的時候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這一次今年4月份的經濟數據非常不好,可能要采取比較大力度的措施。但在每一次主要需要應對的問題不太一樣,這也意味著政策措施需要有一些變化。

    黃益平指出,目前客觀的問題是很多企業和家庭在抗疫第三個年頭時流動性變成了非常大的問題,如果流動性斷裂,即便他們的資產負債表沒有問題,生存也會有困難。所以維持現在的抗疫政策,可能需要采取一些更直接的措施支持企業、支持老百姓的生活。只有采取更大力度的穩定經濟的措施,重點保障中小微企業特別是老百姓生活的穩定,然后才能考慮下一步的經濟復蘇。

    對于貨幣政策的討論,黃益平表示,經濟困難比較大有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風險因素是新冠肺炎疫情,第二是俄烏沖突,第三是美聯儲加息,這三個因素加在一起給經濟帶來了一些困難。

    央行過去一直說要執行“以我為主”的貨幣政策,但是黃益平認為“以我為主”可能需要一些前提條件。黃益平說,在一些經濟比較成熟、金融體系比較健全的國家采取相對比較自主的貨幣政策可能問題不太大,可以接受資本的進出、匯率波動等等。在經濟、金融基本面比較弱的國家,有的時候很難承受比較大的資本流進流出、政策較大的調整。貨幣政策“三元悖論”,是匯率的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和獨立的貨幣政策,三者之間只能選擇兩個。后來經濟學家Hélène Rey的研究認為是二元悖論,跨境資本自由流動和貨幣政策獨立性只能選一個。

    黃益平建議,不論是哪一種理論,今天如果還想采取力度比較大“以我為主”的貨幣政策,可能需要考慮在跨境資本流動上做一些文章,這樣才可能給國內的貨幣政策獨立性拓展空間、增加更大的自由度。

    關于貨幣政策應該怎么做,黃益平認為,現在貨幣政策可能還是要把主要精力集中放在宏觀總量的變量上,結構型的貨幣政策尤其是推廣來做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當前結構性的貨幣政策討論比較多,黃益平對此有一點擔憂,“如果我們過多關注結構性的規則,但實際上央行的貨幣政策工具總體來說還是以總量為主。”

    他舉例稱,央行增加流動性讓中小銀行增加對中小企業的貸款。中小企業的貸款在2020年、2021年都有很大的增長。但根據其研究和觀察,中小企業貸款增長最重要促成因素有兩個:一是直接的監管要求,二是近年來在風控方面的創新,包括傳統金融機構的創新、新型數字金融機構的創新。“原來不知道怎么做風控、做不好,現在有能力改善,所以對中小企業提供融資的數量、規模提高,如果指望把錢放給中小企銀行幫更多中小企業貸款,觀察結果并不是特別明顯。”

    “道理很簡單,大部分中小金融機構沒有給中小企業發放更多貸款的主要原因不是缺乏流動性,而是缺乏做有效風控的手段,所以實際上看到的是給了金融機構流動性之后,銀行反而更多愿意給擅長做、能做的企業貸款,而這些企業反而是規模比較大的。對這一些措施,我們應該仔細評估再考慮推出新的政策。尤其像增加流動性的政策,銀行本身來決定把錢投到什么地方,此時要考慮銀行有沒有能力做是很重要的條件。”黃益平說。

    對于所謂的結構性貨幣政策更直接的看法,黃益平認為,央行直接給政策性金融機構提供流動性,讓他們推動指定領域的活動,引發的一個問題:是不是跟原來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之間的界限出現一些模糊?尤其是貨幣政策越來越多的結構化跟政府過去傳統的資金配置會有什么樣的差異?

    黃益平說,是不是應該采取更多的直接措施,作用于微觀層面的經濟主體尤其是更多的發揮財政政策的作用。另外即便要采取比較大力度的貨幣政策是不是更多關注總量層面、宏觀層面的效應,而對于一些結構性的措施保持相對比較謹慎的態度。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市場研究院記者 關注包括但不限于金融、互聯網、財富管理、理財相關領域。探索金融新聞新的寫作方式。 新聞線索可聯系郵箱:wanmin@eeo.com.cn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