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仲偉志搜神記|一個25歲的三毛,正在視頻時代里巡游著世界

    仲偉志搜神記2022-05-15 08:50

    很多人說她像三毛。但是時代變了。

    在有粉絲說她像三毛之前,她甚至沒看過三毛寫的書,當然也包括寫三毛的書。聽別人講了之后,她看了一本《撒哈拉的故事》。

    “有一點像,但是我覺得我膽兒比她小多了。而且她的內心好像有一點悲傷的。我們在外面生活的方式可能有些相似,都是自由飛揚的那種感覺,但可能我們的性格底色沒有那么一樣,只是我們都很擅長跟別人打成一片……”

    皮皮,25歲,小紅書上最火的旅游博主之一,“皮皮在藍色星球”的主人。她眼里的世界跟別人不一樣。她把旅游經過的那些地方當成一所所學校,看人們是怎樣生活的,并把這種不同傳布給更多人。聽她講述做博主的經歷,頓覺自己那么多年穿越世界的旅行寡淡無味。

    她確實不太熟悉三毛?!耙部赡芪覀z的外型、穿著打扮會有一點像,都是大中分,經常穿的波希米亞一點,也經常梳大麻花辮,所以別人可能會覺得有一點像?!?/p>

    她很是好奇地問我,“你覺得我和三毛像嗎?”

    三毛是我們這一代人——包括皮皮的父母——的青春,是華人社會轉型時代的一個傳奇。那時適逢社會開放、經濟起飛,中等收入階層出現,人們的生活態度出現了新的變化,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厭倦確定的人生軌跡,希望有更多不同于以往的生活方式的選擇,而三毛恰恰提供了這種可能。她曾是我們的彼岸,或者說,她是全新生活的靈魂擺渡人。

    而如今的年輕人,在相對多元的社會環境中,在各種便利的技術支持下,可以更自由地選擇屬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彼岸成為此岸,三毛似乎過時了。

    變化是全方位的、令人目眩的。比如,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文字一直是一部分人的工具,是一種“特權”,而到了皮皮這個時代,視頻正在成為新的“文字”,人們對傳統文字早已失去了閱讀的耐心。毫無門檻、無處不在的視頻迎合著更多大眾。自印刷機發明數百年以來,這是從未有過的大變局。

    因為自己長期靠文字為生,所以對此變化體會尤深。

    而當彼岸與此岸模糊之后,一切都在趨同。技術正在克隆出越來越多的同質化之人。年輕人習慣生活在被給定的模式之中。人們并不會因為交通的便捷和智能手機的普及而發現更多風景,真正的風景往往在泥沙俱下的復制中遮蔽了起來。 

    其實,無論是印刷文字還是視頻語言,它們所指向的,不過是我們對于世界的看法,但并不是世界本身。世界永遠在那里,等待著一代又一代新人去拉開沉重的帷幕。

    那么,在這個時代還會出現“三毛”嗎?在這個唯新是從、爭先恐后的時代,還需要悲天憫人的人道情懷嗎?在多數人放棄想象力、關閉了獨立思考和個性表達的時代,還需要創造一種新的情感向度嗎?

    皮皮,一個年輕人,用她的努力回答著這一切。


    • “大家就說皮皮你怎么這么愛笑?”


    搜神記:你應該很想念你在全世界的路上吧?

    皮皮:對,我很想念。我之前沒有這么密集的旅行過,都是自己瞎玩?,F在還是很想念可以出國自由旅行的時候。


    搜神記:沒有想到的是,你成了如此關注國內的一個旅游博主。

    皮皮:我做旅游博主就是從國內開始的呀,我是從2020年4月才開始做的。在此之前,雖然我滿世界玩,但我都沒拍視頻,沒有想說能當旅游博主。2020年初因為疫情回來,開始發視頻,然后開始火,就開始在國內玩,成了一位旅游博主。


    搜神記:從什么時候有過當旅游博主這個念頭呢?

    皮皮:我就是覺得成了旅游博主,那不就更有理由天天玩了嗎?

    其實我在大二的時候就想過當旅游博主,當時看美國的一些旅游博主,就覺得他們的生活簡直太美好了,就跟做夢一樣,這么好的事情怎么會落在我身上?那時候就覺得根本不可能。大學時候在洛杉磯,那邊創業的氛圍特別濃,周圍的朋友都搞創業,所以我就覺得我也要搞這個,就跟他們一起搞,結果搞得賊累,搞著搞著好像也沒有特別開心,到后來也沒有激情了。大學畢業就去紐約讀研究生了,就開始了迷茫階段。跟在洛杉磯不同,在紐約我就感覺有很多種生活方式。那時候我跟一個小學同學吃飯,她在紐大上學,我倆從小學過后就沒有見面了,她已經成了一名美食博主。我們在紐約一家餐廳見面,她給我的觸動特別大。她上小學的時候,是特別內向的一個女孩。但是那次我們見面的時候,她就特別的自信,特別的自如。她說她每天的生活就是周一到周五在學校上課,周六日參加一些美食活動。我就覺得太爽了!哪會有這么爽的?!她以前跟我一樣,從小學到高中畢業都是在北京的一個寄宿學校上的,沒有換過學校。她高中畢業去了紐約,我就覺得好像那座城市把她給變了一個人一樣。

    我就突然覺得,是不是也可以不搞創業?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些其他的方向?我就開始想我到底喜歡做什么。其實我一直在想自己喜歡做什么,創業的時候也是在研究自己喜歡做什么。那時候就喜歡攝影,所以我就搞了一個創業項目,買了一個相機拍照。不過我當時想的做旅游博主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你可能覺得我現在還挺自信的,其實那時候我覺得我很普通,好像能力也有一點,學校也挺好,出來也能找得到工作,但好像跟別人也沒有什么不一樣,就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兒而已。想做博主也不知道該怎么做,那時就想著先拍一些日常的vlog,每天上下學拍一些生活類的視頻發在B站上,也發過抖音,好像也沒有什么效果,火了一篇,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反正就是沒有再做了。后來我看到了一個博主,特別有意思。她是一個自拍博主,靠自己給自己拍照片游遍全世界,照片都是那種特別酷的。我就想,其實我也可以做一個這樣的!我就開始研究攝影。其實那時候我根本就不會拍照,女孩子嘛,只會當那個模特,只會被拍。結果我自己拍照,發的第一篇在小紅書就火了。當時我正好從美國回來,隔離中發了那個就火了。我覺得是不是可以繼續做點什么,然后就繼續自拍。我當時覺得自己是要成一個攝影兼旅游博主,我就拍拍拍。在拍照的過程中我就遇到了一個故事,當時給一群老人拍照片,你有看過那個視頻嗎?我就順便把那個拍照的視頻發了上去,那個視頻就火了,大家就說皮皮你怎么這么愛笑?我就發現我好像跟別人是有點不一樣,但我根本就沒有覺得這算是什么特點,這愛笑能算是什么特點?這不是很自然的事嗎?可大家就覺得,你怎么那么容易融入了其他人,就跟別人成為了朋友?粉絲的評論讓我漸漸就有自信了。這么容易笑、真誠地笑,在這個時代可能確實很特別,我之前也不知道這個很特別。

    ▲ “我覺得跟他們一起玩才是旅游該有的樣子”


    • “我不知道這居然成了一個很特別的方式”


    搜神記:開始為什么選擇了去南美?你平時選目的地,都是怎么找攻略的呢?

    皮皮:我之前就喜歡小眾一點的地方,不太喜歡特別游客的地方。之前都是跟朋友去嘛,后來決定當旅游博主了,就覺得必須得鍛煉自己一個人旅行的技能,必須得突破一下自己。然后我就選了南美,選擇了哥倫比亞。我看了網上的評論,好像女生也可以自己去。當然也有很多人說哥倫比亞挺危險的,但是我就覺得那個可能小眾一點。你也看過那個視頻吧?——我賊慌。其實我選地方跟別人沒有什么不一樣,也都是百度去找攻略,還去一些社交媒體、自媒體那里找。但就是到了那個地方,然后去選具體的哪個位置的話,會更加用心一點。


    搜神記:你的視頻肯定也給很多人帶來了幫助,比如你拍他們,他們也火了。

    皮皮:有,比如說我拍頭上戴花的阿姨,把她們也帶火了,好多人看了我的視頻,說他們也要去,當地的文旅局還把我的視頻發出來。其實我告訴你,戴花的阿姨那個地方并沒有那么小眾,你一搜“福建泉州小眾”就能搜出來??赡芎芏嗳巳チ?,就是走馬觀花看一下,不會用心去感受。很多人的攻略就是說去了一個地方,這里的奶奶頭上都戴花,然后就沒了,所以一直也不是特別有名,也沒有太多人去講這個故事??赡芪胰ンw驗的方式跟別人不太一樣,我進去看她們的故事,講她們的故事,所以顯得我好像去了一個跟別人很不一樣的地方。


    搜神記: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皮皮:我是比較喜歡跟當地人一起玩,我覺得跟他們一起玩才是旅游該有的樣子,一想著能跟他們一塊吃個飯、跳個舞,感受一下他們的生活,我就覺得應該是最好玩的。從小到大一直覺得就是這樣,所以當別人說你怎么這么擅長跟別人去聊天,我還挺驚訝的,我不知道這居然成了一個很特別的方式。我之前以為所有人都是這么想的。


    搜神記:你去過這么多地方了,哪兒是你最想去但是還沒有去過的地方?

    皮皮:全世界是吧?天哪,我哪兒都想去。之前也有很多人問我,說你去過這么多地方,你覺得最好玩的是哪里?我也想不出來,我覺得每個地方給我的感覺都很不一樣,好像都很好玩,就是看你怎么玩。

    • “我也是最近才從這個標簽中解脫”


    搜神記:你給你自己貼個標簽吧。

    皮皮:特別喜歡跟當地人一起玩、特別能融入當地人,這算是標簽嗎?我覺得我還是一個比較會講故事的人。其他博主可能跟我也有相似的經歷——比如說跟當地人在一塊兒玩——但是如何用感人的方式講出來,可能是我比較特別的一個地方,就是可以感動到別人。其實有一段時間我曾被自己的這個標簽束縛,我也是最近才從這個標簽中解脫。


    搜神記:最近才解脫?那我找你的時機很恰當啊。

    皮皮:可能就是幾天前、一周前吧,感覺自己才從這個標簽中走出來。我一直喜歡跟當地人玩兒,如果不拍視頻的話,我也是喜歡跟當地人玩的。后來開始拍視頻,就越來越覺得,我好像不是要跟當地人交朋友,他們好像成了我視頻里的一個角色,成了我拍視頻的工具人。我不是剛從內蒙古回來嘛,我就覺得好像這個旅游都沒有什么意義了,就是好像跳不出這個標簽,就覺得我好像必須得跟當地人玩兒,跟他們發生一些故事,然后把這個拍成視頻。所以我跟他們聊天的時候,我的腦子里就一直在轉,想我該問什么問題,想著跟對方這段談話是不是應該找到一個什么主題,是不是可以用在我視頻的哪個點里。我跟一個養牛的阿姨去擠牛奶,那天我就要凌晨三點鐘起來,因為她早上五點開始擠牛奶,我就覺得壓力特別大,晚上都睡不著覺,腦子一直想著三點要起床去擠牛奶,就很擔心那個阿姨是不是特別善談,萬一她說不出一些可以用在我視頻里的話怎么辦。如果沒有視頻,我可能會很開心、很興奮的跟她一起去,但那天我就變的沒有那么開心了。我突然覺得如果旅游是這樣還有什么意義呢?就覺得拍視頻好沒有意義啊。


    搜神記:我們都總希望微言大義,有時候不免主題先行,沒有想到你小小年紀也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皮皮:我就發現了一個問題,我總想在我的視頻里去找一個價值和觀點,總覺得一個視頻里能給人上點價值就是好的。這反而會讓我越來越不喜歡跟他們聊天,就覺得明明應該是聊天,搞的像一個采訪,我又不喜歡采訪你知道吧。我就覺得這特別可怕,我得停下來,不能這樣。那幾天我能量特別低。我就跟我的一個小伙伴聊天。我最近上了一個課叫進化教練,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那個是我媽媽上的,她覺得特別好就讓我上了。就是通過給你問問題,然后讓你自己找答案。我就開始跟那個教練聊天。教練是個00后,但她是個神童,我們也是上課認識的。我就跟她講,我覺得我的旅游都沒有意義了,那些視頻中的人就好像我的工具人一樣,怎么可以這樣?我發現我并沒有那么喜歡“上價值”,原來覺得好像上了這個價值,我的視頻就可以高大上一點,但其實我的心里并不是那么喜歡的,而且尤其不喜歡“打雞血”的那種,就算有價值觀也希望不是那么直接地說出來。她說那你希望你的視頻是什么樣子?我說我希望就像宮崎峻的電影一樣,他也沒有去“上價值”,就是在講故事,但是給人特別溫暖的感覺。她就問那如果你不拍視頻的話,你覺得你的生活像宮崎峻的電影嗎?我覺得我像,如果我不去想拍視頻,我就跟她一起擠牛奶,跟當地人一起玩,那不就是宮崎峻電影里的感覺?她就又讓我去回想說,就比如現在你的視頻什么的都有了,你會怎么去想擠牛奶的阿姨?當時我跟擠牛奶的阿姨一起拍的時候,我是在想“上價值”的,我就會專門找一個地方跟她聊天,就會跟她去找價值,她說我以前在打工,打工的時候沒有自由,但是我現在開始養牛了,覺得自己的生活很自由了,我覺得這不是價值嗎,我就想著圍繞這個價值問。我的那個教練就問我,如果你不這樣,如果你不想相機,你又會怎么講這個故事?我就回憶了一下,我覺得我可能就不會再去“上價值”了,我回想在我腦子里的那些片段,就是當時我們擠完牛奶去各個旅店送,她的電動車才走了不到一個小時就沒電了,然后阿姨就說,這個電瓶現在不好使了,但是她卻不舍得換一個電瓶。這是我根本沒有想到的點,因為拍視頻在我的腦子里成為執念了,所以當她電瓶沒電的時候,我還有點怪這個阿姨,怎么能發生這種事,這是不是影響我拍視頻了?其實就是因為我一直要找一個主題,然后錯過了很多有價值的東西。我一下就通了,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并不一定通過采訪他們,或者是去找價值才能得到的,如果你真正靜下心來跟他們去相處,真正把自己放松下來去感受,才會發現更多獨一無二的東西。那次跟教練交流完之后,是我做旅游博主一年以來最放松的一次。

    那次之后,我就開始不去想拍什么東西。那天我就去了一個牧民的家里,他們家住蒙古包。我也不去想我到底要拍什么,不想我到底去問他們什么問題,就是跟他們一起相處,跟他們一起吃飯,我觀察的事情不再是那些價值,我就會觀察天氣,那天風云變幻的,他騎車來接我的時候,天氣還特別好,等帶我去他們家里吃飯聊天的時候,就開始狂風驟雨。我們在那個蒙古包里溫馨地聊天,風雨打著蒙古包噼啪噼啪的聲音,我就覺得那個蒙古包就像一個避難所一樣庇護著我們。如果是之前,我肯定會想著從文化的角度怎么去講這個蒙古包,現在靜下心來感覺,這個蒙古包本身給我的感受又不一樣了。正好那時候那個姐姐還說了一句特別感人的話:其實我們蒙古族的人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坐在草地上看天上的云,有時候它像棉花糖一樣,而有時候它像柳絮一樣,說明它快下雨了。


    搜神記:就是說你最近才開始真正放松的旅游?

    皮皮:對,之前一直都沒有特別的放松過。我的旅行經歷過幾個階段。最開始我是自己一個人去西藏,那時候就是發生了什么,我就拍什么。在西藏40多天,其實我心一直是懸著的,雖然我沒有主動去找題材,但是我好像一直在等題材,我就希望有什么奇聞異事可以發生在我身上,但是它一直沒有發生在我身上。說實話我也沒有很享受這趟旅程。后來我漸漸覺得,我可以主動去找一些素材,比如去網上找一些有趣的人,然后提前跟他們聯絡好,到時候去見他們,再跟他們一起去拍個視頻。那時候我好像沒有之前那么焦慮了,覺得我每一個視頻都有著落了,但不久就開始有了前面說的那個問題——我發現這些人好像成了我視頻里的工具人一樣,我就又進入了那樣一個階段。然后是最近,我才從那個階段里跳出來,我覺得這時候我的工作才是真正有意義的工作。我現在也不是一個人旅游了,我三個月前找了一個攝影的小伙伴,她幫我把視頻拍下來。我覺得這也是我擺脫焦慮的重要因素。我之前一直想要跟他們好好玩,但是我還要想著三腳架有沒有架對,有沒有把我們這些人框進去,找了這個攝影的小伙伴,她也漸漸地減少了我的焦慮。


    搜神記:感覺你整個過程就是一直處理焦慮情緒的過程。

    皮皮:但無論拍的時候多焦慮,我還是覺得一年來,自己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旅行把我塑造成了一個特別放松的人。


    搜神記:你在影響著別人,別人也在改變著你。

    皮皮:比如我去上課的時候,大家都坐得很好,而我就跟多動癥一樣,又是玩椅子,又是玩頭發,就是一個特別不沉穩的人,但我自己完全不會覺得這樣不好。我從來不會在意別人怎么看我。但一年來我覺得自己變的更善良了,認識了那些當地人,多了一些同理心,能感同身受,能換位思考,尤其是見到了一些弱勢一點的群體,更容易為他們的處境感到難過。


    • “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會是一個有創意的人”


    搜神記:小時候你想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呢?

    皮皮:想成為歌星。那是很小的時候。到了中學的時候,想過當一個大老板,也想過當楊瀾那樣的人。那時候根本就沒有什么概念,不知道工作了會是一個什么樣。不過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會是一個有創意的人。大學的時候大家都去實習,我也去過媒體公司,去過律所,也去過眾籌平臺,我就覺得待在辦公室就不是很開心。感覺比較特別的就是創業的時候,但是后來也不是很開心,你看我跟當地人可以玩的很好,但我特別不喜歡處理那種有利益關系的人際關系。一想到要怎么跟我的同事去談、怎么才能讓他們高興,我就比較頭疼了。我覺得現在這樣就很好。


    搜神記:你現在讀的是什么專業?你的父母支持你的選擇嗎?

    皮皮:現在是風險管理。我本科學的是傳媒。風險管理與銀行業可能關系比較密切。我本來是要在洛杉磯的南加大繼續讀研的,當時都已經申好了決定了,這時我那個同學說,你有沒有想過去紐約,這樣你就可以多一個新的圈子,我覺得好像這也挺好。當時也沒有特別想學這個風險管理,其實主要為了去紐約。也多虧了我爸媽,我想一出做一出,但他們讓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一直支持著我,可以讓我衣食無憂地追求自己的熱愛。一開始做視頻的時候,我也沒有收入,我覺得如果一個并不是衣食無憂的小孩來做視頻,肯定就是不一樣的。我可能不會被流量去綁架,因為有爸媽在后面撐腰,我可以去做自己覺得真正有意義的內容,而不是覺得這個會火了我就做這個,包括拍廣告也是,我不會為了多有幾條廣告、多有幾份收入而把價格壓得很低,每一個廣告我都賊貴,因為我覺得我要做就做好,要把每條廣告拍得跟別人不一樣。


    搜神記:你小時候很調皮嗎?

    皮皮:沒有,特別懂事,但是膽特別小,旋轉木馬都要邊哭邊坐。從中學開始就是學生會主席,還算是校園里的風云人物。


    搜神記:你很愿意當這個學生會主席嗎?是你自己愿意當的?

    皮皮:那時候我覺得做這個是好的。但其實沒有很享受這個過程。不過我覺得那個過程對我的幫助是很大的,如果讓我重新來過一次我肯定還是會當。如果那時候我能早早發現我這個創意的能力的話,我可能會給學校出個報紙,或者是搞個什么小頻道、小節目,那個會讓我更開心。就像前面說的,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是一個有創意的人,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沒有藝術細胞的人,我覺得自己可能就是不會拍視頻、不會拍照、只能做執行的那種人。就是拍視頻讓我覺得,咦,我完全跟它是相反的。


    • “我就希望我的視頻可以讓大家去相信,這個世界并不是他們說的那樣”


    搜神記:你一個人旅行,你爸媽應該很擔心的。

    皮皮:應該是,但他們不說。我現在想想,覺得那時候我膽還挺大的,自己一個人就那么玩,還去搭車,其實還是挺危險的。


    搜神記:一個人的旅行,魅力無法阻擋,但是肯定有很多苦惱,有很多不方便。

    皮皮:其實我覺得除了拍視頻給我帶來的不便和苦惱,其他真的沒有什么。在西藏的時候一個人,如果我還不開車的話,是挺不方便的,因為我得經常去搭車。我西藏40多天都主要是靠坐大巴、坐班車,不到不得已的話也不會去搭車。有人說好玩的旅行就是不停的給自己找茬,我覺得說得挺對的,我當時一個人旅行的時候,就是不停的給自己找茬,然后才會遇到一些很不一樣的人和事。比如說我認識了一個出家人洛桑,當時就是因為我沒有開車,坐了早晨五點的班車,班車上全是當地人,就剩了一個位置,而旁邊正好坐著洛桑,我就認識了他。他還帶我一起去轉寺廟、去轉山,而我只有一個人旅游才會認識他的。我還去了一個溶洞里的寺廟叫扎央宗,一個人去也是挺危險的,因為要徒手爬溶洞。但是也是在班車上認識了三個西藏小哥,他們就帶我去溶洞,還帶我找酒店什么的。我覺得現在兩個人玩兒的話,可能就需要提前去找好題材,而一個人的旅行可能更自然一些。


    搜神記:更像冒險。

    皮皮:對,其實我膽挺小的,我當時去哥倫比亞前一晚上我都沒睡著覺,臨走前我還想不去了,就想如果可以在家躺平多舒服。但是不行,我去哥倫比亞就是為了戰勝自己,我想當旅游博主,必須得敢一個人去旅游,所以我就去了。我在哥倫比亞的時候也挺慌的,尤其到最后遭遇疫情,就跟逃難一樣,是趕著最后一班飛機回來的。


    搜神記:整個世界兵荒馬亂的感覺。你一個人在路上會有孤獨感嗎?

    皮皮:完全沒有,我是挺喜歡自己一個人待著的,反而有那個攝影的小伙伴之后,第一天我還特別不適應,但是第二天就好了。


    搜神記:你感覺這個世界是友好的。

    皮皮:可能我一直是特別有安全感的一個人,從小的家庭、身邊的環境,都給我一種安全感,我就覺得大家都跟我在一塊兒的感覺,所以就從來沒有覺得孤獨。


    搜神記:做旅游博主以來,你覺得你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皮皮:我最近不是上了那個進化教練的課嘛,我覺得影響挺大的,我確實發現了一個變化,就是之前我都是在追求自己的熱愛,但我覺得我的熱愛已經被滿足了,然后就覺得我現在這樣就挺好的,就找不到新的動力了,我也懶,就經常拖更。我就一直在找原因,為什么我沒有動力了?我開始看別人的視頻,就發現一些我很看不上的博主居然很火,我就很不爽。我感覺出這情緒是特別不好的,但我自己又找不到原因。我就去找教練,就問怎么樣才可以做到不跟別人比。有一次就在上課的時候,老師問了一個問題,這個星球召喚你來做什么?我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我想給每個人的心中種下一片凈土。因為我身邊的很多人,包括一起上課的很多人,他們覺得生活就是一場斗爭,它特別的復雜,有很多不好看的一面。但我在旅途中看到的世界就是一個世外桃源,那里人跟人之間的關系沒有那么復雜,也沒有斗爭,就是特別簡單,我就希望我的視頻可以讓大家去相信,這個世界并不是他們說的那樣。你也許不可能像我一樣每天都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但我希望每個人都會相信有這樣一種關系的存在。我覺得這個好像應該就是我的使命。

    那一天之后我就感覺我又變了。我之前沒有動力了,是因為我覺得人生的意義就是要找到我自己的熱愛,那樣我就活得很開心,我覺得這個階段我已經完成了。但當我找到我這個使命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好像又有新的動力了。之前我更新視頻,不但可以把我的事記錄下來,它還可以讓我有飯吃,有錢賺。而我現在覺得,我發了這些視頻,很多人可以被我感動,我可以給別人更多治愈心靈的東西,我覺得這才是有意義的。我之前不是還特別喜歡跟別人比嗎?一直想的是我自己要怎么樣,有了這個使命之后,我覺得想得通了,其實我的目的不是為了讓自己多么突出,我也不跟別人比了。我覺得這是我最近的一個顯著變化。

    • “后來我就想著干脆不上價值”

    搜神記:你的靈感從哪里來?

    皮皮:靈感從哪里來?……我感覺主要是剪視頻的時候出的靈感。我一般是發生了什么,我就拍什么,而最后我怎么把這個故事講出來是很需要靈感的。有靈感的時候,我可以很快就把一個視頻剪出來,沒有靈感的時候,就可能花兩三天才把一個視頻剪出來。我覺得主要是講故事的方法需要靈感。


    搜神記:你這么鬼靈精怪,靈感也會受到阻礙嗎?

    皮皮:天天受到阻礙,我覺得“上價值”就經常會阻礙我,剪視頻的時候也是。我之前拍過一個鄉村老師,就是那個背簍老師,我之前不是那么剪的,之前是想講這個鄉村老師為了學生放棄了自己的自由,一直都沒有走出大山,就覺得這好像是很有價值的一個點,但我怎么剪都覺得很別扭,剪了三天都沒有剪出來,然后我就覺得素材不夠,怎么去講他這個人特別偉大呢?我就特別頭疼,后來我就想著干脆不“上價值”。這對我剪輯視頻也開始有些改變,我覺得我一直是被素材綁架。就比如說我去一個地方,素材拍了很多,那個人戲很多,講過很多金句,那這個視頻肯定就很好剪,如果這個人的素材不多,那我就很難剪。我是把這些素材連起來,串成一條線,素材少的話,我就覺得好難把它串成一條線。后來我就發現,我不應該被這個素材綁架,素材其實是為我服務的一個東西,我應該先去想我想講什么,然后再把素材往里面填。那個背簍老師也是這樣的,我一開始想講成一個完整的故事,但是好頭疼,后來想想我又不是不可以配音,我覺得把老師的事講出來就行了,素材我只要填進去就好。這樣我就沒有什么包袱了,我都可以剪出來。就是越來越覺得不用“上價值”,能不上就不上。其實我也不是不想“上價值”,我也希望我的視頻有主題,只是我不希望那個價值說教出來。


    搜神記:是希望舉重若輕。

    皮皮:對對,我有一個小學同學,她寫了一篇作文就讓我印象特別深刻。我們寄宿學校食堂里突然有一天吃蝦了,大家都特別高興,她就把那件事情寫成一篇作文,寫得特別生動,比如怎么把蝦掰開,放到嘴里咔哧咔哧的,讀了就讓大家特別有共鳴,又特別溫暖,但又不是瞎胡鬧的那種。那篇作文讓我記憶猶新,我就希望我的視頻是這樣的。我越來越希望我的視頻不會讓人覺得特別用力,可以很輕松的把它講出來,然后又能給人一種淡淡的溫暖的感覺。


    搜神記:這也是一部好電影的標準啊。

    皮皮:對,我之前也想,如果一個好電影我可以慢慢去講它,但是如果讓我在兩三分鐘的時間把它講完,那別人會不會根本就不會靜下心來看這個東西?因為我如果想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講完,我就得給到一些什么東西,他才能去看得下去。到后來我覺得,兩三分鐘也不一定要給。但是我現在面臨新的挑戰,就是去美國拍視頻,其實我還挺緊張。


    搜神記:經過疫情,你等于要重新面對這個世界了。

    皮皮:可能就是覺得,我要跟完全又不一樣的人一起相處了??隙ㄊ呛玫?,現在我只是又有點焦慮。


    • “我感覺我的生活太簡單了”


    搜神記:你讀過三毛嗎?

    皮皮:很多人都說我很像三毛,對吧?在有粉絲說我像三毛之前,我也沒看過三毛的書,聽他們講了之后我看了一本,《撒哈拉的故事》。有一點像,但是我覺得我膽比她小多了。而且她的內心好像有一點悲傷的。我們在外面生活的方式可能有些相似,都是自由飛揚的那種感覺,但可能我們的性格底色沒有那么一樣,只是我們都很擅長跟別人打成一片……你覺得我們倆像嗎?


    搜神記:這怎么說呢?你們是不同的時代背景……

    皮皮:也可能我倆的外型、穿著打扮會有一點像,都是大中分,經常穿的波希米亞一點,也經常梳大麻花辮,所以別人可能會覺得有一點像。


    搜神記:三毛對我們這一代人影響更大——你的爸爸媽媽肯定讀過她更多書。她曾是一種全新生活方式的“擺渡人”,而如今她所向往和追求的生活,早已經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之中。但是這個“擺渡人”的價值并不會消失。

    皮皮:那確實。那我跟她差遠了,就不能比。我感覺我的生活太簡單了,人生實在是太順利,根本就沒經歷過什么磨難。我想做博主,做了就成了,我好像在25歲就已經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義,然后就覺得我每天活的都很有意義,然后就覺得實在是太順利了。不像你采訪的那些人,故事賊多。


    • “可能游客確實只能打卡,但是我們應該給他們看到一個旅游更好的樣子”


    搜神記:你有沒有拖延癥?比如在出門旅行上拖延?

    皮皮:當然有了,剪視頻我就是。我旅行也特別拖延,我從西藏回來拖延了一個多月我才去的東北,當時真的是實在沒的更新了,我才去的東北。不過我覺得其實那不是拖延,就是害怕。因為害怕,所以就不想去。


    搜神記:當時是最冷的時候——你害怕什么呢?

    皮皮:我最害怕不可控。我本來是很喜歡那種不可控的東西的,但是我一把這個事情當成了工作,我就希望所有事情都可控,因為我覺得我是有任務的,我就希望每個事情都有著落,所以就很矛盾。本來我的旅行方式是跟當地人玩,就是因為有跟人的接觸,所以讓一切變的不可控,我不知道這個人到底要說什么,要做什么,完全難以預測跟對方在一起到底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后來慢慢明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以我現在也漸漸安心下來了。


    搜神記:有你最不喜歡的地方嗎?

    皮皮:最不喜歡紅崖洞。前幾天去重慶,我就想著去放松一下,沒想著去拍視頻,但我沒有想到會那樣,人擠人、人挨人,我真的不想再去了,這也堅定了我的信念,就是我再也不去那種特別火的景點了。我覺得現在很多人的旅行都是去打卡去拍照,但其實并不是真的喜歡,只是大家不知道怎么玩。我覺得大家也是跟我一樣,是喜歡跟別人一起玩的,但是他們不知道該怎么去接觸這些人。好像現在的旅游博主宣揚的也都是打卡,尤其是被最多人看的抖音,最火的視頻就是教你怎么去打卡。我一個同行給我發私信,她也是個旅游博主,我看了還挺受觸動的。她說一開始追求的也是我這種旅游,就是可以跟當地人一起玩,然后在路上有各種各樣的奇遇,但她開始做抖音之后,被流量搞的就開始以一個自己不喜歡的方式去旅行。我沒太做過抖音,但是抖音的旅游博主就說,你必須得做這種打卡、攻略,才能在抖音上存活下去,這也導致大家覺得旅游好像應該就是這樣,也接觸不到一些新的體驗。有一段時間我也希望給大家注入一種新的旅游方式,告訴大家其實旅游也可以這樣,也可以很開心的,而不只是打卡什么的,所以我也很想做抖音。但我覺得這還不是我最大的使命,我最大的使命還是在別人的心里創造凈土,但是我覺得這確實是一個需要改變的事情。其實我挺不甘心的,我覺得現在被所有旅游博主推崇著的這種打卡、拍照的旅游方式,肯定也不太對??赡苡慰痛_實沒有時間,他們只能打卡,但是我們應該給他們看到一個旅游更好的樣子。


    搜神記:你怎么做預算?

    皮皮:不做預算,不好意思。我現在挺能賺錢的(笑)。我沒有賺錢之前,特別省,尤其是我剛做博主的時候,我在西藏,那時候還沒有什么粉絲,我都住青旅,沒有青旅就會住很便宜的地方,住一百多塊錢一晚的酒店就覺得挺奢侈的了。那時候雖然說衣食無憂,但是不敢花錢,打車花個幾十塊錢那還不如坐公交,轉站的時候會等半個多小時。在東北也是。開始賺錢了之后就覺得有錢真好(笑),但不會揮霍,就覺得可以讓自己住得舒服點。


    搜神記:你在美國完成學業以后,有沒有什么具體的打算?

    皮皮:沒有打算,我從來都是一個沒有什么打算的人,腳踩西瓜皮滑哪兒算哪兒。


    搜神記:還想做博主吧?

    皮皮:想環游世界,我當時做博主也是因為想環游世界。做博主只是完成我環游世界夢想的一種方式,并不是說我為了做博主而去旅游。所以我覺得我肯定還是要繼續玩下去。我也不知道等我做博主做到了一定程度,我又會做什么。對,想過拍電影,就是做電影導演。等我多賺點錢,我可能去紐約再學一個電影專業,但是感覺那是很久以后。

    皮皮媽媽說


    皮皮將來會做什么工作?我不知道。也不去預測。因為大概率會超出我的認知范圍。

    皮皮未來會是什么樣的人?我知道。她會是她自己想成為的人。

    “別人家的孩子”的那些標簽——學習成績優異,校學生會主席,考取世界名校,職業水準的特長愛好,大學生創業者,風格獨特的旅游博主……這一個個小flag,不是刻意立起的,只是在特定階段時她想成為的樣子。

    這些標簽給我帶來驕傲。而我更引以為豪的,是她對世界對生活的熱愛、真誠、自信、友善、勇敢……做自媒體后,皮皮的這些特質被具象化,公眾喜歡她的笑容,羨慕她和陌生人的交流,被她的視頻溫暖、感動、治愈、賦能。

    不少專業的自媒體經營者與我討論皮皮的“人設”,我都回復:“皮皮沒有人設,您看到的就是日常的她?!逼て蔀樗约合矚g的樣子。而我,喜歡她所有的樣子。


    文:仲偉志

    圖:受訪者提供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仲偉志搜神記】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