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首席氣候官丨專訪普惠公司首席可持續發展官魏舸瀚:可持續航空燃油將是中短期減排主要驅動力

    李德尚玉 周怡廷2022-05-19 16:45

    近日,在位于美國康涅狄格州東哈特福德的普惠公司(Pratt&Whitney)總部,普惠公司首席可持續發展官魏舸瀚(Graham Webb)通過視頻連線的方式,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專訪。

    這是魏舸瀚第一次接受中國媒體的采訪,視頻中的他身穿深色西裝,一頭金發整齊干練,微笑著向記者打招呼。2021年11月16日起,魏舸瀚出任現職,負責協調落實普惠公司的可持續推進技術路線圖與戰略。早前他曾在普惠齒輪傳動式渦扇發動機研發階段擔任總工程師。

    普惠公司是世界著名的航空發動機供應商之一,自1925年成立以來,一直為全球商業航空、支線航空、通用航空和公務航空提供多種渦扇、渦槳、渦軸發動機及輔助動力裝置。普惠已開始打造可持續航空的未來,其齒輪傳動式渦扇發動機GTF因有效提高燃油效率、減少排放和縮減噪音軌跡正在改變行業的游戲規則。此外,普惠還在推進氫能和可持續航空燃油(SAF)的應用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

    “普惠通過了一項旨在為未來可持續航空提供動力的戰略性框架,支持客戶在2050年實現凈零碳排放目標。”魏舸瀚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普惠的戰略聚焦于推動更智能的飛機推進技術,支持航空業轉型使用更清潔的燃料,以及通過更綠色與更具效率的制造和運營來保護環境。

    魏舸瀚表示,在中短期內,SAF的大規模應用將成為航空業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驅動力。他認為,SAF將是替代傳統航空燃油的首選,氫能則需要更長時間來開發和測試。增加負擔得起的綠色氫的廣泛可用性,無論作為直接燃料還是SAF的給料,都是航空業凈零路線圖的最關鍵途徑。

    魏舸瀚。資料圖

    氫能將成為重要的可持續能源

    《21世紀》:航空業是脫碳最難、最慢的行業之一。你認為什么是實現可持續航空的關鍵?

    魏舸瀚:普惠正不懈地追求發動機和輔助動力裝置(APU)的效率,通過這些技術提供既安全又能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可持續產品。我們正努力確保所有的普惠發動機都與最綠色的SAF完全兼容,因為它們會不斷推出新版本。我們將繼續支持行業評估和發布多種100%SAF的應用,包括動力轉換液體(PtL),這是近期應對氣候變化及航空脫碳最關鍵的元素。

    在SAF方面,目前業內存在七種不同的途徑,包括完全可替代或者“滴入式”的,可以允許最高混合50%的SAF。此外,普惠力爭在2023年左右實現100%SAF的應用。

    我們將繼續努力讓混合電力推進技術更成熟,并為未來十年做好準備。我們和姊妹公司柯林斯航空展示了混電推進技術的潛力。目前的工作表明,這些系統可以在一系列不同的發動機和APU中應用。重新審視我們所面臨的挑戰,以及綠氫燃料可能帶來的機遇,包括氫蒸汽噴射間冷渦輪發動機(HySIITE)等獨特概念,推進系統只是整個挑戰中最小的一部分。

    總而言之,普惠正通過利用更智能的技術、更清潔的燃料和更綠色的業務運營來打造可持續航空的未來。

    《21世紀》:未來什么燃料將成為航空可持續能源的最佳選擇?

    魏舸瀚:普惠正在積極尋找燃料的潛在發展機會。增加負擔得起的綠氫的廣泛可用性,無論是作為直接燃料還是作為液態燃料SAF的給料,這是航空業凈零路線圖的關鍵途徑。

    對于氫燃料,普惠清楚氫單位體積能量密度偏低,因而即使壓縮液化仍然存在體積更大的挑戰,尤其是對飛機制造商而言,飛機的載荷是否足夠,這是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

    普惠正在和美國能源部進行高效的氫燃料推進技術研發,這一技術是氫蒸汽噴射間冷渦輪發動機,用液氫的燃燒和水蒸氣的回收實現碳的零排放。普惠希望能減少飛機所需攜帶的氫量,從而應對這一挑戰,找到該技術發展的機會與可能。

    在我看來,未來氫能以及SAF都將成為重要的可持續燃料,不可二者選其一。原因在于,多年來氫不僅是一種較高熱值的燃料,而且也是生產可持續航空燃料的三個關鍵材料之一。具體來說,可以通過氫與從空氣中捕獲的二氧化碳結合制備SAF,就其直接減少碳排放的影響而言,這是目前所知道的最可持續的航空燃料。

    普惠認為,應同時發展SAF和氫能。但在中短期內,特別是考慮到2050目標,SAF將成為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驅動力??沙掷m燃油將是替代傳統燃料的首選,氫能將是需要更長時間來開發的燃料。

    《21世紀》:有專家認為氫燃料未來可能不是主流,并提出氫實際上不適合作為能源,因為它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二次能源,建議碳和氫元素等化石能源要重新規劃利用。你是否認同?

    魏舸瀚:氫氣不含碳原子,因此,針對二氧化碳排放的擔憂而言,氫是真正的零排放燃料來源。

    要使氫成為傳統噴氣燃料的真正綠色替代品,我們需要確保它盡可能由清潔的可再生能源生產。這是一個重大挑戰,因為當今商業生產的氫氣中只有1%被認為是綠色的。氫燃料的應用中,確實存在氮氧化物排放問題。比如,與由碳液體工藝制成的可持續航空燃料相比,它還存在著有待評估和處理的凝結尾跡。

    我們并未直接參與氫氣的生產,但我們正在積極與CAAFI(商業航空替代燃料倡議)等行業團體合作,尋求解決替代燃料從可持續原料到應用等方面的問題。無論是作為直接燃燒的燃料,還是作為動力轉換液體的SAF生產原料,氫在實現航空可持續發展目標方面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21世紀》:GTF發動機的減排及氫能技術安全性和穩定性如何?

    魏舸瀚:普惠從2006年開始就主動分析氫能和氮這些新興的技術,通過發動機測試對各種不同的可持續航空燃料進行分析和驗證,我們在探索采用氫燃料的可行性的同時,進行發動機繼承熱循環設計,以充分利用液氫中儲存的能力和液氫汽化時的吸熱能力。我們充分認識到氫動力在技術、安全、取證、實施及公眾認可等方面的挑戰,這是我們實現碳中和長期技術路線的重要組成部分。

    推動航空業向清潔燃料過渡

    《21世紀》:普惠公司制定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是什么?執行時有怎樣的規劃及考慮?

    魏舸瀚:普惠公司作為創始成員的航空運輸行動小組(ATAG),已經與航空業建立了自己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將在2050年實現凈零碳排放。制定這個目標是為了與航空業保持一致。普惠對于發動機效率、SAF利用率也有自己的目標,且與凈零排放的目標保持一致。

    我們的總體戰略重點是推進更智能的飛機推進技術,推動航空向更清潔的燃料過渡。通過更綠色、更高效的制造和運營來保護環境。普惠的可持續發展戰略側重于三個方面:更智能、更清潔、更綠色。這是普惠為可持續航空提供動力的一種方式。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普惠將繼續努力取得進步。

    目前,普惠是齒輪傳動渦扇(GTF)發動機的唯一制造商,每架由GTF提供動力的飛機可節省燃油達20%,降低氮氧化物排放達50%,減小噪音軌跡達75%。

    打造可持續航空已是普惠日常運營中的一部分,而且普惠將繼續加快步伐。普惠發動機已經準備好可以將SAF以高達50%的比例與標準的航空煤油混合使用。普惠正努力使發動機可以100%兼容SAF,以為未來做好準備。SAF在航空減排和達到行業目標方面發揮著非常關鍵的作用。普惠還承諾減少自身的環境足跡,設定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節約用水和減少廢物的常規目標。普惠的目標是到2025年,比2019年減少15%的排放。

    《21世紀》:航空業實現碳中和目標、可持續發展和經濟效益是否違背?換句話說,如果實現可持續航空是否需要更高的成本和更長的時間,這是否可以覆蓋成本?

    魏舸瀚:迄今為止,普惠GTF™發動機已為全球運營商節省了7億多加侖的燃油,并減少約700萬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累計執行超過300萬個航班。最近,許多商用航空運營商通過采購訂單或意向,再次表明了市場對可持續航空的需求。

    談到可持續航空燃油,從根本上說,需求需要增加,而SAF的價格需要降低到與傳統燃油相似的水平。許多國家都有政策將SAF的生產能力提高到所需的規模,普惠將支持各國政府增加SAF產量和建設相應基礎設施的舉措。

    對氫生產基礎設施的重大投資,尤其是可再生能源的投資,能助力SAF的生產目標。從空氣中產生的綠色氫和碳捕獲可以作為最綠色的“電力到液體”SAF形式的關鍵可持續原料。

    協同中國航空業上下游產業鏈減碳

    《21世紀》:普惠公司如何助力中國航空業實現“雙碳”目標?

    魏舸瀚:普惠進入中國已有90年,中國正在制定其生態友好的綠色發展體系計劃,并致力于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普惠通過給中國提供GTF發動機,為降低碳排放產生積極影響。機隊運營商同樣需要與最高版本的SAF兼容,所以未來機隊的更新和普惠的改進都將帶來很多機會。

    《21世紀》:如何協同中國航空業上下游產業鏈,共同合作助力碳中和目標?

    魏舸瀚:關于與上下游合作實現碳中和目標,普惠認為需要與產業鏈上下游多個利益相關方進行合作。

    首先,普惠會與中國航司、行業的合作伙伴,以及相應的航空相關企業,一起在共同合作的框架下進行碳中和的合作,探討機場基礎設施、空中交通管理等問題,為可持續發展做貢獻,包括與柯林斯姐妹公司的合作。

    同時,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與中國的航空公司進行合作。普惠的GTF產品將自身的經驗帶給各方合作伙伴,從而能夠為行業助力。若不與客戶合作,產品就不夠成熟;若不提供產品支持,客戶和乘客無法獲得好處與體驗。普惠重視與上下游合作,通過和其他的航空業同仁、利益相關方,以及每一位員工之間的合作,推進“雙碳”目標,力爭推廣最佳實踐造福于航空業。

    在中國市場,協同上下游的合作已經持續很久了。否則在15年前,普惠推出GTF這一劃時代的發動機構型,其他合作方就難以認可,也不會有信心接受這個新產品,因此GTF就是一個合作的典范。

    《21世紀》:你主張混電動力飛機的應用將成為未來的主流,對此中國航空業需要做好什么準備?

    魏舸瀚:繼開發顛覆性的GTF技術之后,我們正通過推進混電技術開發新一代的渦槳動力產品?;旌想娏ν七M系統使基準PW121G發動機的燃油燃燒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30%。

    這個混合電動系統在整個飛行階段優化了發動機性能。在起飛和爬升期間,電動機將提供動力提升。然后,在巡航時逐漸減小到0,此時熱力發動機運行最佳。熱力發動機將完全兼容SAF,進一步降低飛機的碳排放。

    中國制造商在全球航空價值鏈中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中國電力和制造業脫碳的步伐,以及轉型期間能源供應的穩定性,將影響中國供應鏈的可持續發展。在成本、質量與交付之外,碳足跡也將成為影響供應商競爭力的重要因素的標準。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李德尚玉 周怡廷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