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
  • 經觀頭條 | 油價十元沖擊波:司機不敢漲價、中下游企業承壓、新能源企業歡呼

    田進2022-06-17 22:43

    (美編:肖利亞)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田進 宋笛 6月15日零時,經歷年內第十次上調之后,多地95號汽油邁入“十元時代”,92號汽油全面突破9元/L。

    在持續兩年時間中,成品油價格從2020年的地板價起步,2022年初站上8元節點,在半年波動爬升后,最終以不容置疑的腳步,站上了10元這個前所未有的高點。

    油品的消費者在這一輪油價的極速飆升中暈了頭。

    一輛4.2米冷藏車加滿一箱柴油從2020年的800元上漲至1600元,布料原材料半年漲了8%-10%,新能源汽車企業主歡呼,喊出了“燃油車不配做純電動汽車的對手”;出租車協會開始密切和政府溝通,把漲價的選項拿上了臺面——預計很難。

    能源領域的研究者普遍預測油價高企階段短期不會結束。捷誠能源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員閆建濤判斷,2020年10月,大宗商品價格開啟了上行周期。目前來看,上漲周期可能還需要一兩年才結束。

    宏觀經濟專家也開始評估油價上漲對全年CPI乃至宏觀經濟增長的影響。今年上半年,CPI仍處在溫和上漲階段,油價的上漲被認為是將推高下半年PPI、CPI的因素之一。

    油價上漲的成本最終由誰消化?又將改變什么?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范若瀅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上游的原材料加工制造企業因議價能力較高,可以將成本上漲壓力傳導至中下游企業;但中下游企業生產出的消費品價格,今年以來上漲幅度不大,這將進一步擠壓他們的經營利潤,加大企業經營困境。

    當油價邁入十元時代之時,企業的經營決策和個人生活方式,正在這力的作用下,悄然變化。

    油價困住卡車司機

    卡車司機洪民入行不久,他說要不是因為還車貸,早就不做這一行了。

    2020年7月,油價還處在近十年低位,現在價格已翻一番。油價雖不斷上漲,運費兩年來卻都沒漲過。洪民說,4.2米冷藏車加滿一箱柴油從800元上漲至1600元。如果空跑去接貨地的距離稍微遠一點,那一趟就可能賠錢。

    洪民給記者算了一筆賬——自己的冷藏車每公里油耗約1.48元,疊加高速過路費0.45元/公里,運輸成本已達1.93元/公里,而現在平臺上的訂單每公里運輸價就2元出頭。如果加的是正規油品,運輸成本還會進一步上升。

    但洪民不敢停下來,每月他仍需還6000多元的貨車貸款。他采取的舉措是,接單時更加謹慎,盡量只接長距離、時效性要求高的訂單,只有這樣運輸價能更高一點。當然,這也意味著更多的運輸風險和身體疲勞。

    在貨車司機垂直類交流互助社區“卡友地帶”,超過250萬注冊用戶分享著跑車路上的見聞。常年和貨車司機打交道的卡友地帶副總經理柯大為說,加入快遞公司的貨車司機,油價上漲成本可以由公司層面承擔;而散戶(自己購車在各個平臺上接單)則需要全部承擔油價上漲成本。因為平臺信息透明化以及司機間的競價,貨源方不斷壓低運輸價,散戶基本沒有議價權。從2018年開始,運輸單價就一直處于緩慢下滑階段,現在已經快接近運輸成本線。所以這兩年大批貨車司機離開行業或者短期內暫停跑單以等待油價下跌。

    交通運輸部數據顯示,貨車司機數量已從2018年的2100萬逐步下滑至2020年的1800萬。

    天風證券宏觀所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綜合投資、消費、凈出口的影響,油價上漲1%將拖累中國實際GDP增速約0.03%。石油是工業之母,石油價格的高企必然將對各行各業帶來全域性的影響。

    快遞行業專家趙小敏和其團隊測算,如果原油價格維持在100美元一桶以上,計算上油價帶來的關聯成本上漲,對于快遞企業的利潤的影響至少在3%-5%。

    航空燃料成本常年占據航空公司經營費用的30%左右。南方航空在2021年年報中給出的數據顯示,假定燃油的消耗量不變,若報告期內平均燃油價格每上升10%,將導致營運成本上升25.51億元。2021年,國內航空煤油出廠價(含稅)從年初的約3000元/噸上升至年末的約5000元/噸,這也導致三大航的航油成本同比上漲幅度均在35%以上。進入2022年,國內航空煤油出廠價仍在進一步上漲,6月已達約8400元/噸的高位。

    對于普通旅客,最為直觀的感受便是燃油附加費的翻倍式上漲。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從2月恢復征收后,近4個月內經歷了四次上調——6月5日,800公里(含)以下航段,每位旅客收取人民幣80元(2月為10元);800公里以上航段,每位旅客收取人民幣140元(2月為20元)。

    企業求存

    6月16日上午,南京出租汽車暨汽車租賃協會常務副會長凌強和地方物價部門做了溝通,核心的問題在于燃油出租車要不要漲價。凌強認為,市場競爭激烈,漲價很難,司機的意愿也不強,最終是否要漲價,仍在商榷。

    2012年,在油價曾經破“8”之時,南京出租車通過聽證會的形式上調過起步價,并征收了燃油附加費,但在凌強看來,目前形勢已經不同了。

    原因有兩方面,一是巡游出租車面臨著網約車激烈的競爭,盡管大規模打價格戰的時期已經過去了,但是平臺推動的優惠政策還時不時出現,如果在這個時間點漲價,意味著把自己往市場外又推了一步;另一方面,南京目前有4000多輛新能源在運出租車,盡管起步價與燃油車一致,但在起步里程、公里基準價方面,新能源車有微弱優勢,如果燃油車加價,消費者的傾向性就會更明顯。

    凌強說,漲價需要80%的會員單位同意。但估計有相當比例的人和自己的想法一樣。這次司機的反應也沒有2012年強烈,說明大家對市場的理解可能更深了。

    一位出租車公司的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其所在的公司出租車完全采用承包制,油價上漲的成本由司機個人消化。漲價也不是可選項,其所在的城市有超過十萬輛網約車,競爭激烈。

    與2012年油價上一輪高企的情況略有不同,激烈的市場競爭下,市場更難以通過終端產品漲價消化壓力,受油價影響較大的行業企業不得不在效率上作出調整,以求生存。

    2012年,92號油價也曾一路上漲沖上8元/升的高位并維持近一年。那一年,數家快遞公司上漲運輸價格,當年3月,宅急送對外公布的數據是,油耗占宅急送總體成本約為20%左右,油價上漲導致宅急送成本總體上漲約2%,受房租成本、人工成本以及油耗成本大幅上升的影響,宅急送的凈利潤下降了3%。

    但目前,尚未有快遞公司釋放漲價信號。

    中通快遞方面對經濟觀察報回復稱,中通是通過油品集中采購、提前采購抵御油價增長過快風險,同時致力于更優化運力資源和路由規劃及裝載率的提升。順豐控股則在3月的業績說明會中表示公司通過整體的運營模式調優,例如網絡規劃、車輛運行模式的優化等舉措,進一步提升車輛使用效率,對沖油價上漲的風險。

    在隆眾資訊分析師徐雯雯看來,油價的持續上漲可能還是會導致快遞公司漲價,石油是工業之母,石油漲價會導致快遞業成本以及其他各種石油的下游行業成本提高,傳導能力還是較強。

    上述出租車公司負責人表示,目前其所在的城市正在大力推動新能源出租車的普及,并給予補貼。但是出租車的承包費已經低至2000元左右,依然有大量空車。

    凌強說,如果高油價一直維持,行業利潤空間也不能恢復的話,對于整個行業長期肯定會有影響的。

    柯大為認為需要警惕油價持續上升帶來的深遠影響,“貨車司機本來就是高風險行業,當油價上漲都被轉嫁到位于運輸鏈條最底端的他們時,并不是一種健康的、可持續的發展方式。司機們的身體和精神壓力都會非常大。”

    10元時代

    油價的上漲曲線已持續近兩年。2020年下半年以來,國際原油價格從30美元/桶的低位不斷上行,近兩月持續運行在100美元/桶以上。

    國際原油價格高漲是油價邁入十元時代的主要影響因素,但原油價格并不完全等同于汽油、柴油價格,比如中國成品油定價采用成本加成方式,以國際原油價格作為基礎,考慮流通中相關稅費、煉化成本及行業平均利潤加以確定。

    閆建濤表示,如將目前的美國汽油價格折算成國際原油價格為155美元/桶左右,明顯高于當前的國際原油價格。這跟全球供應鏈中斷風險以及去全球化和產業經濟區域化的趨勢有關,這樣的大趨勢讓各國需要更多的石油庫存以及閑置煉油能力,最終導致美國汽油價格遠高于合理水平。

    閆建濤表示,原油價格有明顯的季節性特征,油價一般在六七八月份高位震蕩,九十月份尋找方向,或者走高或者走低,年底十一十二月份下降。

    在多家研究機構看來,短期內,油價仍將處在十元時代。卓創資訊分析師楊霞表示,預計短期內國際油價易漲難跌。受此影響,這意味著國內成品油零售限價存“五連漲”可能(此前已經歷四連漲)。隆眾資訊分析師李彥認為,以當前的國際原油價格水平計算,下一輪成品油調價(6月28日)開局將呈現小幅上行的趨勢。

    油價持續高位之下,宏觀經濟會面臨多大沖擊?在多位宏觀經濟專家看來,上下游工業企業將面臨截然不同的境遇。

    惠譽評級北亞區工業企業評級高級董事翟璐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在中短期內,油價上漲對不同工業領域的影響將存在顯著差異。在當前的通貨膨脹環境下,上游采礦業由于固定成本較少,因此受到的影響最小。鋼鐵、水泥和鋁等位于中游的大宗商品加工企業能夠將大部分成本轉嫁給下游用戶。

    以上游大型化工企業為例,6月9日,榮盛石化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表示由于原油價格的上漲,原油產業鏈相關產品的價格也逐步隨之上漲,生產端利潤的壓縮逐步得到改善。今年4月,恒力石化也公開表示,原油作為公司主要原材料之一,價格上漲會導致成本提升,但下游產品價格也會升高,目前來看,部分產品的價格均有不同幅度的上漲。

    但對于一些中下游企業,翟璐稱,如建筑等行業可能會受到較大影響。工程建設公司在價值鏈上的議價能力相當低,他們的定價機制使其的成本轉嫁能力非常有限,并且現金轉換周期很長。因此,這些行業將首先受到影響,而且受影響程度也最大。從長遠來看,所有周期性行業都將受到長期通脹壓力的影響,因為終端需求將收縮,導致行業基本面發生變化,給所有行業的利潤率和現金流造成壓力。

    在從業近十年的經歷中,廣東麥瑞肯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肖永峰從未見過像近兩年這樣的原材料上漲速度。他經營的服裝企業便是典型的石油下游行業企業。

    肖永峰介紹,這兩年原材料價格就未曾短暫下跌過,去年下半年原材料成本上漲幅度甚至在13%~17%左右。因為跟客戶基本都是長期合作,即使經歷銷量的暴漲暴跌,這兩年產品價格基本不改變。一旦自己想提價或推遲交貨期,客戶就會把訂單轉移到越南、印度等國。

    除了原材料,肖永峰還在經歷各項運營成本的上升。

    肖永峰說,“工人工資在上漲。為了節省成本,我們將服裝后端包裝外包出去,員工數也就從之前的110人降低到現在的60幾人;廠房租金每年上浮3%~5%,但這一行利潤率只有10%左右,所以我們利潤率不斷下跌;為了降低布料上漲壓力,只能與上游供應商簽訂統籌合同,每年固定購買一定數量的布料。當然,這也會給我們帶來一定的庫存壓力。”

    宏觀數據也印證著企業家們的感受。中金公司發布的報告顯示,5月上游行業PPI漲幅仍在13.1%的高位,中游PPI和下游PPI漲幅分別回落至0.44%和0.87%;利潤方面,4月上游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占比達到47.4%,處于歷史高位,而中下游尤其是下游,利潤占比處于持續壓縮狀態。

    從歷史經驗來看,油價何時才能迎來下跌,沒有人能做出精準判斷。但閆建濤預警說,對于下游企業,國際油價并不是越低越好,合理水平應該是在65-85美元/桶的區間。油價過低,意味著石油需求低迷,這說明經濟運行面臨下行壓力,企業的日子也就不好過;油價過高,如煤油氣等能源支出在GDP比例如果達到7%以上,油價相當于150美元,能源開支速度將高于經濟發展速度,消費者用能成本過高,意味著經濟蕭條,油價暴跌。

    更漫長的改變

    因為油價的持續上漲,吳珊改變了自己的出行方式。

    2019年在湖南株洲分期購入汽車時,省油便是吳珊選擇車輛的關鍵影響因素。她說:“我們這類普通家庭,哪怕油價上漲幾毛錢,也會十分關注,每次加油都只敢加一兩百。此前為了省油錢,會盡量開車去有優惠活動的加油站加油。聽到同事說某一家銀行信用卡周一加油有優惠活動,也會不嫌麻煩的去辦一張信用卡。”

    每到周末,吳珊都需要陪自己的女兒去離家十幾公里的培訓班上課。從今年4月份開始,她將開車接送的方式換成擠公交車上下課。她說,開車來回需花費近30元,而公交車只需要8元,即使單趟花費時間從20分鐘變為1個小時。

    為了省錢,她還特意花2000元購置了一輛電動車用于上下班。在目前的高油價下,這樣的價錢也只能加滿四箱油。

    2012年,油價一路上漲沖上8元/升的高位時,全國汽車保有量為1.21億輛;十年后這項數據為3.07億輛,其中全國新能源汽車尚且僅占2.90%。油價的上漲正在漸次影響人們日常的生活、決策,并推動了一些更漫長的改變。

    新能源汽車廠商已經開始歡呼。

    5月27日,威馬汽車董事長沈暉發布微博表示:“現在92號汽油進入9元。這沒有辦法,供需關系緊張,原油庫存越來越少,油價上漲是必然趨勢。之前我們就做過測算,一輛純電動汽車用10年,就能省出一輛燃油車。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燃油車不配做純電動汽車的對手,混動才是值得關注的真正對手。”

    疊加近期新能源車購置稅減免政策等因素,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5月國內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分別為46.6萬輛和44.7萬輛,環比分別增長49.5%和49.6%,同比均增長1.1倍。多家車企月度交付量實現環同比增長,理想、小鵬、哪吒等交付量均破萬。

    翟璐表示:“從長遠來看,所有周期性行業都將受到長期通脹壓力的影響,因為終端需求將收縮,導致行業基本面發生變化,給所有行業的利潤率和現金流造成壓力。”

    作為家庭主婦,吳珊已經感受到各類食品價格的上漲。工資三年沒漲,油價漲了三年。夫妻兩個人每月收入共約1萬元,這在當地已算中等收入水平??鄢吭?000元的房貸、3000元的生活費、以及孩子1000元的學費,基本所剩無幾,所以生活只能精打細算。三年前,當地自助餐價位基本是39元或59元一位,現在最低都是79元一位。一板雞蛋30個,價格也從前年的17元一路上漲至現在的23元。

    吳珊說,“如果各類食品價格回到疫情前該多好。”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國資新聞部記者
    關注宏觀經濟以及人社部相關產業政策。擅長細節深度寫作。
    免费午夜福利电影网站天堂素人
    <pre id="x36wt"><small id="x36wt"><input id="x36wt"></input></small></pre><big id="x36wt"><em id="x36wt"></em></big>
    <th id="x36wt"><option id="x36wt"></option></th>
    <big id="x36wt"></big>
  • <del id="x36wt"><small id="x36wt"><samp id="x36wt"></samp></small></del>
  • <strike id="x36wt"></strike>